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投行之路 > 第373章 一局定輸贏
    張劍楓說到這里,銷售總監蔣維熙補充道“今年55寸智能手機的比重一直在增加,6寸屏的手機數量也在增長!

    吳風國不用繼續聽,也大致能猜到天英控股的主打產品并非大屏手機,若要攻占印度市場,不僅得采取慣用的價格戰,還得花大功夫改良產品設計,確實不易。

    蔣維熙繼續道“而且印度現在也開始用指紋手機了,就是去年開始的,指紋手機出貨量大概86,以后指紋手機市場需求肯定還會增大,官方數據說滲透率將達到30!

    “關于指紋機,其實我們也可以推出這種機型!睆垊鹘釉挼,“但現在銷售國80的用戶還沒有足夠的經濟條件支付這樣技術的手機,他們目前也不需要,所以我們的機型不能出得太超前,得跟著主要市場的經濟發展水平走!

    吳風國微微點了點頭,他想起之前看過一篇報道,報道稱2016年為中國手機全面進軍海外市場的元年。

    除天英控股外,聯想、中興和tcl均有聚焦海外市場,未來十年無疑是中國品牌走向海外的黃金十年,但殘酷的血拼才剛剛開始。

    “華為之前出了一個千縣計劃,小米也搞了新渠道運動,這其實都是手機品牌完善線下布局的戰略安排!

    吳風國說到這里頓了頓,看向張劍楓繼續道“在咱們國內市場是這樣,海外市場我想也一樣,咱們天英在目前銷售國的最大優勢,或許就是經銷渠道!

    張劍楓立即表示認同,“手機行業,渠道為王,渠道永遠是決定手機品牌走勢的一個很重要、甚至是決定性的因素!

    吳風國的手指輪流輕敲著桌面,“那么你們若想在印度建立同樣的渠道優勢,需要多久?”

    張劍楓聽后深一口氣,有些凝重道,“很多實力大的經銷商都已經有固定合作的手機品牌了,簽的都還是排他協議,跟他們現在的品牌商合作就不能跟我們合作,所以我們只能找小點兒的經銷商下手,但是小的不太穩定,這個月有錢下個月沒錢的事情經常發生!

    張劍楓并沒直接回答吳風國關于在印度建立穩定經銷體系究竟需要多少年的問題,或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

    手機經銷商這個職業,其實只要有錢,在手機城認識些人,有自己的路子,誰都可以做,沒啥技術含量,拼的就是錢和人脈。

    大型經銷商往往資金實力雄厚,能夠一次性買下天英控股更多的產品,于是天英控股就會讓他們做一級經銷商,給予的價格也是當地最低的。

    這些一級經銷商只要在最找好幾家固定的下家,將大量批發來的電子產品分批轉賣給下一級的分銷商,生意也就完成了,整個過程有點類似玩資金周轉,短平快,通常貨物在一級經銷商處停留的時間不會超過一周。

    由此可見,只要上下游渠道建立好,經銷商是一個躺著都能賺錢的職業,一買一賣賺差價而已。

    但最關鍵的是,這些人一開始先得有錢。

    無論在哪個地方,有錢人相對窮人來說都是少數,能一次性支付手機廠商幾千萬,且還愿意做手機生意的人其實不多,這些人如果已經被其他手機品牌商搶光了,自然沒法跟天英做生意。

    所以天英不得不找那些不是太有錢的小分銷商合作,想著讓這些小魚富起來,成為大魚后再自己獨享。

    只不過小魚長成大魚是需要時間的,而且印度的消費者有更多的選擇,不一定就買天英的賬。

    就目前狀況而言,吳風國推斷印度市場的經銷體系在某種程度上,已經被諸多競爭對手掌控了,新品牌很難打入,如果硬要啃別人剩下的骨頭,必定會出不少的血,結果也不見得一定會好。

    萬一啃骨頭時傷了元氣,可就得不償失了。

    于是吳風國認真思忖良久,才開口道“如果繼續開拓印度市場,你們這一兩年內的利潤還可以持續穩定增長么?”

    張劍楓不知可否地看向了財務總監陳星,陳星抿了抿嘴唇,無奈一句,“夠嗆,不擴大還好,如果想要奪取印度更多地區的市場份額,得先虧個幾年!

    “虧也就是單獨印度市場虧,其他市場還是賺的!睆垊鞯。

    “嗯,但是如果虧的這部分口子越來越大,總體凈利潤難免受影響!

    聽見吳風國這么說,鄧玲立即擔心起來,“上市前是不是沒法接受凈利潤下滑”

    “也不是絕對不能,但最好不要,否則解釋起來比較麻煩!眳秋L國答道,“如果咱們決心搞上市,可能進攻印度市場的事情需要放一放;當然,我知道很多機會轉瞬即逝,那個市場現在不進去,可能一輩子都進不去了,究竟如何抉擇,還得由在座的共同決定!

    “那如果我們一定要吃下印度市場,利潤下滑了,也想同期上市呢?”張劍楓突然很認真地看著吳風國。

    吳風國淡淡一笑,端起酒杯道“那我們明和證券就全力以赴,怎么樣的條件我們都接受,天英是好公司,難得的好公司,您只管在前線打仗,后方交給我們,一定將天英送上去!”

    飯局的最后,眾人起身碰杯,張劍楓興致高昂道“祝我們合作愉快!”

    而鄧玲更是說出了讓明和證券所有人激動不已的一句話,這句話是“希望你們跟我們一起,去交易所敲鐘!”

    與柴胡、王立松和曹平生前往地下停車場的一路上,柴胡都在總結著吳風國今晚的策略。

    首先,吳風國用“中國父親的共同難點”這一主題與在場的大部分男性建立親切感,結尾又很自然地順著鄧玲的意思舉杯,討好天英控股唯一的女主人;

    其次,客戶提出的問題,盡管一開始與業務無關,他都盡可能以專業視角去回答,試圖提升客戶對他的認同感;

    再次,他在恰當的時候主動將話題帶入天英控股最棘手的經銷核查問題上,試探對方的態度,整個過程他充分讓對方說明困難,再適當給出自己的意見,且他的意見并非一成不變,他會根據事態變化做及時的調整,甚至是大膽的調整;

    最后,關于公司戰略發展方向他并沒有與其他的投行領導一樣,告訴企業一定要這樣干,不能那樣干,而是把決定權交給客戶,當客戶做出了自己的選擇后,他也全然接受,并且給出了自己團隊全力以赴的承諾。

    如此一來,今晚的這幫高管已經沒必要跟其他券商吃飯了,實現了團隊最開始的目的,一局定輸贏。

    柴胡此刻才明白,自己或許已經是一名優秀的投行員工,但離一名優秀的投行領導人,還有很大的差距,而這樣的差距,并不單單僅是努力就可以追上的。

    那么自己究竟應該如何提升呢?

    正當柴胡想到這里,他們四人已經上了王立松的車,今日曹平生的司機有事,故王立松主動提出送所有人回家。

    怎知,車還沒開出停車場,柴胡的厄運就開始了。
一波中特莫语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