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異界烽火錄貳烽云再起 > 七十 跳不出的怪圈1
    <r />

    ……<r />

    <r />

    十二月初五,塞外,朔方城……<r />

    <r />

    自姜家一行人來到遠東后,老家伙們似乎就賴在這里不走了,對此劉策也并沒有說什么,只要不給自己惹事,也就任憑他們在治下胡鬧了。<r />

    <r />

    自己則是帶著自己這幾個便宜兄長和姜潯夫婦,以及姜若顏跟衛瑛一道來到了塞外之地巡視。<r />

    <r />

    此來一是算了卻昔日兌現自己當年對衛瑛這位小公主許下的承諾,帶她前來塞外體驗下異族風情;<r />

    <r />

    二是讓霍青和陳慶交接一下駐防事宜,以便為來年進駐北地做好充足準備;<r />

    <r />

    三是帶姜若顏來屬于他的封地看看,體察下牧民的民情,也好讓這個擁有廣袤牧場收益人的妻子,能明白自己的丈夫從不玩虛的;<r />

    <r />

    四是讓姜憧一行人提早了解下軍督府治下的行政管理風格,好早些適應不同與大周舊式官僚機構的高效模式。<r />

    <r />

    好在姜憧三兄弟并非酸儒愚鈍之人,這些時日接觸下來,很快就習慣了軍督府的行事準則,同時感慨這套獨有完善的司務體制大大提升了各行各業的行政效率,理應在整個中原大地推廣。<r />

    <r />

    “哈~~”<r />

    <r />

    姜沛搓著雙手哈了一口熱氣,在朔方城投上眺望著白茫茫一片的牧場,不由感嘆道“書中常道塞外廣闊一望無垠,這些時日行下來,當真是深有體會啊……”<r />

    <r />

    邊上的姜憧緊了緊身上的披風,對姜沛的話深以為然“三弟所言不差,不過與這等奇異景色相比,為兄更是對中原子民跟異族胡人能和睦相處其樂融融感到不可思議,<r />

    <r />

    家父曾言塞外胡人野蠻無比,不斷劫掠屠戮我中原子民,可這些時日所見所聞,讓我真是大開眼界,這朔方城就如同世外桃源一般,一點不比江南水米之鄉差多少……”<r />

    <r />

    姜憬笑道“這還不是咱妹夫的功勞,怎么做到的,不如去問問他,是吧,四……妹夫?”<r />

    <r />

    順著姜憬注視的方向,卻見站在城頭迎風而立的劉策,正雙手環胸,一雙虎眸死死盯著塞外白雪覆地的景色,任憑寒風吹亂他那黑白交錯的發絲和身后那見血紅色的披風。<r />

    <r />

    聞聽姜憬的話,劉策只是淡淡地說道“為什么胡人愿意聽從我的命令不敢在城里胡作非為,那是因為這一片不服從本軍督管教的,都已經殺的差不多了……”<r />

    <r />

    “嘶……”<r />

    <r />

    姜家兄弟三人聞言,齊齊倒吸一口涼氣,這才想起眼前這個年輕人可是一個有著赫赫兇名的絕世名將。<r />

    <r />

    感受到姜家三兄弟的情緒變化,劉策緩了緩神情,轉身對他們說道“幾位兄長無需感到驚訝,和平的代價本身就是靠無數的鮮血堆積出來的,<r />

    <r />

    在下不過是遵循了這一準則,盡自己所能,替天下希望和平的百姓,殺出一片安身的天地而已……”<r />

    <r />

    姜憧說道“妹夫啊,不是我說,雖然你說的話很有道理,但是你殺性實在是太重了,就怕……”<r />

    <r />

    講到這里,姜憧沒有再把話說下去,因為他知道劉策是個聰明人,一定明白自己在講什么。<r />

    <r />

    劉策笑了笑道“大哥多慮了,小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更何況,身為軍士,本身就是要在沙場上與外敵死戰,不殺人,根本就不能稱之為一名合格的將軍,還不如另謀出路……”<r />

    <r />

    姜憧說道“妹夫,你說的話,兄長都懂,只是一味的殺戮并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r />

    <r />

    “但卻是解決問題最直接有效的辦法……”劉策奪過姜憧的話說道,“尤其在這亂世之中,想要靠文治服人根本就是癡人說夢,就如同這片塞外,<r />

    <r />

    看似和諧的背后,是無數個部落煙消云散,就算我們現在所立的這座城池,曾經也是有一個十余萬人的大部落,<r />

    <r />

    兄長以為對他們用中原的詩文圣人古訓可以教化么?那自然是不可能的,能讓他們臣服的只有金戈鐵馬,只有流干他們身上的血,才能唯唯諾諾臣服腳下,被迫接受軍督府的統治,聽從驅策……”<r />

    <r />

    姜憧嘆了口氣,一時間也是無法反駁劉策所說的話。<r />

    <r />

    姜憬忙上前說道“好了,別站著了,這塞外好是好,就是太冷了,爹娘還在府廳內等著我們吃飯呢,趕緊回去吧……”<r />

    <r />

    “嗯……”<r />

    <r />

    劉策應了一聲,和姜家兄弟三人一起,步下城樓臺階,向自家行院走去。<r />

    <r />

    ……<r />

    <r />

    四人一回到帶有異族建筑風格的行院府廳內,卻見正廳上位坐著姜潯夫婦,邊上一側分別是姜若顏和衛瑛,而在府廳中間,是一個異族侍女正在仔細切著剛烤好的羊肉放在盤中送到各人身前。<r />

    <r />

    “回來了?”<r />

    <r />

    姜潯見到兄弟四人正抖落身上的雪子,滿意的應了一聲,端起茶碗舒服地輕泯一口茶水。<r />

    <r />

    四人見過姜潯夫婦后,劉策就來到姜若顏身邊,輕輕捏了捏她的手。<r />

    <r />

    自從知道自己身世真相后,姜若顏這段時日以來總是暗自一個人發呆,劉策怕她有個好歹,所以這次前來塞外之際也將她一道帶在身邊,帶她看了下送給她的那片牧場同時,也好讓她散散心。<r />

    <r />

    一番寒暄之后,各人吃完切成片狀的烤羊肉后,姜潯望著劉策點點頭“不錯,老夫真是沒看錯人,你能將塞外和遠東同時打理的井井有條,實在讓人刮目相看……”<r />

    <r />

    劉策謙卑地回道“岳父大人過獎了,這不過是小婿該為之事,岳父久居遠東之地,想必對各行的時局弊端早有所洞察,若小婿有做的不足之處,還望岳父大人指出……”<r />

    <r />

    姜潯笑著搖搖頭“老夫一把老骨頭還能說什么?看著你能把這遠東里里外外打理的這般出色,老夫還有什么不滿的呢?<r />

    <r />

    不過既然聽你說起軍政時局,老夫倒是有幾個疑問想和你仔細探討一下,想聽聽你的見解……”<r />

    <r />

    史夫人一聽,忙起身對姜潯說道“你們父子既然有時政要商討,那老身就且退下回避吧……”<r />

    <r />

    說著,史夫人想要去喚姜若顏和衛瑛一起離開。<r />

    <r />

    不想劉策卻笑著說道“岳母大人無需如此,這里都沒外人,公主雖是當朝皇親,但久居遠東也算是朋友,權當是家常閑聊罷……”<r />

    <r />

    姜若顏對此已經見怪不怪,反倒是衛瑛對劉策的話感到刮目相看,軍政時局,哪怕閑談也一向避諱女人旁聽,宮廷之內更是明令禁止后宮干政,可這位軍督大人行事似乎一直都異于常人……<r />

    <r />

    史夫人聽劉策這么說,心里一陣暖意濃濃,但還是把眼光瞥向姜潯,希望得到他的同意。<r />

    <r />

    姜潯點了點頭,說道“外面天冷,晚點再離開也不遲,就當是閑聊罷……”<r />

    <r />

    史夫人這才安心的坐回椅子上,只聽姜潯說道“劉策啊,你說好端端的為什么會有亂世呢?從禹朝到央朝,再到本朝,<r />

    <r />

    似乎歷朝歷代都會由盛至衰,這是什么緣由呢?老夫想了很久也想不出一個完整的答案……”<r />

    <r />

    衛瑛聞言心中一緊,同時暗道是啊,為什么每一個王朝都逃脫不開這么個怪圈?前朝如此,本朝亦是如此,這其中到底出了什么問題?<r />

    <r />

    于是她將目光鎖在劉策身上,希望他能替自己解開這個疑惑……<r />

    <r />

    劉策聞言,仔細思索一陣后,微微一笑“岳父大人,關于這個問題,小婿就分幾個階段來和您細說,<r />

    <r />

    第一階段,就從王朝初立來說,這個階段因為天下剛經歷過浩大的動亂,土地資源豐富,人力稀缺,市場偏向勞動力一方,<r />

    <r />

    土地自然能以便宜的價格出租甚至賤賣給百姓,無法作為壓榨的工具,百姓也自然能獲得相對公平的收入,<r />

    <r />

    這一時期稱之為王朝上升期,掌權者為了快速恢復生產力獲取民心,甚至會斥資大肆鼓勵農耕勞作穩定時局……”<r />

    <r />

    姜潯和三兄弟點了點頭,衛瑛更是默默記在心上,繼續側耳傾聽劉策的論述。<r />

    <r />

    “到了王朝后期,隨著一定時間發展,人力資源豐富,而土地資源稀缺,市場自然會偏向土地所有者一方,此時土地作為稀缺資源,自然就成為壓榨百姓的工具,<r />

    <r />

    這一階段稱之為王朝滑落期,階級固化已成常態,土地擁有者自然會拼命提高土地所擁有價值,直面感受就是兩個時期的地租和售賣價格對比……”<r />

    <r />

    劉策這段話不光讓衛瑛感到詫異,就連身邊的姜若顏也被吸引了過來,目不轉睛的望著自己丈夫。<r />

    <r />

    “在這種環境下,人地壓力越大,百姓越是需求土地,無地和少地的底層百姓,所受到的剝削也就越大,變的越來越赤貧,<r />

    <r />

    而相對的,土地的價值和收益也就越來越高,土地擁有者嘗到土地帶來的甜頭之后,自然會不擇手段用盡一切辦法加入到吞并土地的行列之中,<r />

    <r />

    這一階段,稱之為王朝衰退期,固化利益階層已經初具一定規模,土地兼并已成為不可阻擋的趨勢……”<r />

    <r />

    衛瑛只覺的自己呼吸都有些粗重起來,她明白百姓是因為土地流失導致居無定所,但始終不明白為何會造成這一趨勢,方才聽劉策所言她才逐漸明白了其中端倪。<r />

    <r />

    而姜若顏則是眉頭緊蹙,似乎有些明白了劉策平日所言“以工業化代替小農經濟”的理論究竟是何用意……<r />

    <r />

    “當然,更可怕的是,這些固化利益集團的貪婪似乎是永無止境的,哪怕那些壓榨到赤貧的百姓,也依然會被他們給盯上決不放過,<r />

    <r />

    當百姓身上賴以生存土地資本被掠奪殆盡,貧困已經危及到了自身生命、繁衍時,就會想方設法盡最大努力過上正常生活,<r />

    <r />

    于是龐大的利益集團就開始出借資本給那些赤貧的百姓,百姓身上就出現了龐大的債務,成為名副其實的負債階層,<r />

    <r />

    而當這些借貸的百姓傾盡所有都無法償還債務之時,百姓的承受能力達到了極限,最終只能淪為賣鍋、賣地、賣兒、賣妻、賣女的破產者,<r />

    <r />

    徹底淪為跟農奴一般直不起腰的底層賤民,這一階段,便稱之為王朝衰弱期……”<r />

    <r />

    說到這里,劉策掃了一圈府廳,卻見整個府廳寂靜無聲,落針可聞,眾人聽著劉策訴說分析王朝種種經歷,所有人都面面相覷,尤其是姜潯,尷尬無比的拿過茶碗,努力裝出一副淡然的神態。<r />

    <r />

    “軍督大人,你接著說啊……”<r />

    <r />

    見劉策不說話,衛瑛忍不住主動催促看一聲,她本就對政務很感興趣,見劉策一針見血說出王朝衰亡原因所在,忍不住催促起來。<r />

    <r />

    <r />

    <r />

    <r />
一波中特莫语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