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非酋變歐之路 > 第五十章 輻射
    凌霄一下子想起來一種可能。

    這就不得不提到一些關于寶石上的問題。

    有人曾經在網上說起來寶石中有些會帶一點輻射。

    是!的確是有的,但大都是數量極少,還不如手機多。

    作為喜歡帶珠寶首飾的人就不要擔心所謂的寶石害人,基本無害的。

    當然也不是所有的寶石都是無害的,她可是知道有些低星天然皓石具有一定的輻射性。

    還有一些寶石經過輻射后改色,也會帶著不少輻射量,為了保證安全,輻射改色后的寶石不會馬上賣出來。

    而是放置一段時間后再賣,那是對用戶的負責,等到過一段時間輻射量就會到了安全的范圍內,那么就可以開始販賣那些寶石了。

    輻射改色的寶石主要是托帕石,可以變成藍色、粉色、黃色等顏色,往往會被外行人誤認為高檔的藍寶石。

    就如同眼前這一塊看上去十分高檔的藍寶石,凌霄可是不會認為托托蘭會給她這種好東西。

    如果她是梅蘭妮只怕是送的絕對是真家伙,可要是送給她絕對不可能的。

    從那個沉重的首飾盒就能夠猜出來有人是多么的心黑。

    凌霄決定一會等芳登走人后,就撬開首飾盒看看。

    不確定一下怎么能夠讓原主死心。

    想到這里,就把蓋子蓋上。

    而一旁的芳登是帶著幾分可惜。

    那塊吊墜上的藍寶石真的是太美麗太大了。

    不過她也知道這么大塊的藍寶石不會便宜,自己買不起。

    她覺得這是個好機會,就想著多看幾眼,結果沒有想到凌霄直接關上。

    她有些不爽地看了一眼凌霄,卻發現凌霄一點也沒有什么可惜把首飾盒放在一邊。

    這時候的她反應過來項鏈的主人并不是自己閨蜜,是自己上司的女兒,她根本就是在劃水中。

    要是被議員知道她在干什么只怕是會生氣的,她還是有些戀戀不舍,難得有機會近距離看高檔的首飾。

    凌霄一直觀察著芳登,想要看她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有沒有可能是在演戲中,卻發現這位是根本不知道事實的真相,還一臉的欣喜看著可疑的項鏈,眼睛也是在發亮中。

    她真的是不知道說什么,合著這位是一點也沒有察覺出來她和托托蘭之間的暗戰,哎!真的是傻白甜。

    那么她就不在試探這一位,就淡淡地說“好了,我現在還有事要忙,那么你要是有事再說!

    芳登一看情緒有些低落,又努力笑起來,去了對面的一套房子,那是她工作的地方。

    自從托托蘭半夜來過后凌霄又從公寓租了一套房子,讓芳登在那里工作。

    之所以會這么做,是凌霄說自己的工作很多需要保密的。

    那么芳登作為一個助理是不可以在一起的。

    就專門租了一套房子讓芳登使用。

    當事人芳登是完全反抗無效。

    等她離開地方后。

    凌霄開始拍打開首飾盒的視頻。

    手巧的她很快就撬開了一部分的盒子。

    里面露出來的部分很快就證明凌霄沒有猜錯。

    可惡!原主到底做錯什么?凌霄并不認為是她的錯。

    也不認為是因為自己穿越過來后才導致托托蘭痛下殺手。

    她怎么是原主的親媽?凌霄是有些扼腕,這個媽媽簡直就是太狠了。

    只是就算是鉛做成的內盒也不能說明什么問題,他們很有可能說是假造的。

    該怎么辦?不知道收尾人里有沒有搞專門鑒定的,可以看看這塊所謂的藍寶石有沒有事情?

    另外她還回想了一下發現了一個問題,托托蘭就沒有說過什么所謂的藍寶石,只是聽了她的話沒有反駁而已。

    呵!托托蘭在對待大女兒時,倒是和某些男人的三不政策很像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

    想清楚這一切的凌霄并沒有什么生氣的,因為她早就知道托托蘭這人不可靠。

    一開始就沒有浪費感情,她一直很淡然,一溜煙地去了書房準備開始行動。

    先是在收尾人的網站中咨詢了一下,很快就有了回答,讓她發郵件。

    她發出一個郵件后很快就接到一個網上的地址,就上網點開。

    發現就在本市可以查出來有沒有比較強輻射的地方。

    這個發現讓凌霄很滿意,這樣就速度很快。

    她就聯系了一下,很快就得到了通知。

    讓她準備好要檢測的東西。

    還告知要指定什么樣的包裝。

    一會有無人機來拿所要檢測的東西。

    凌霄留下地址,過來一會公寓窗前就有無人機經過。

    停在專用的平臺上,她把項鏈包裝好給放好,無人機帶著貨物走人。

    而凌霄為了早點知道結果,就選擇了花費更多的加急套餐,就在家里等著消息。

    她想要檢測的問題除了輻射問題,還想知道這到底是不是寶石?

    在她等著消息時,一邊的芳登此刻正在強烈不舒服中。

    她突然間感覺自己很不好,惡心的不行。

    就不得不求助離她最近的凌霄。

    此刻的她有些站不起來。

    凌霄知道后趕緊拿著房卡過去。

    扶著芳登從衛生間出來,讓她好好休息一下。

    好在是芳登把胃里的東西嘔出來,整個人舒服了。

    凌霄一看知道她已經漱過口,就讓她在沙發那里斜躺下。

    在這個期間她趁機偷偷給芳登把了一下脈,發現是滑脈,也就是她懷孕了。

    竟然是懷孕,那么芳登莫名其妙的嘔吐也是比較正常。

    只是之前都沒有什么事情,現在猛地吐得是厲害。

    不知道是不是芳登接觸那個首飾的關系?

    要是這樣的話豈不是對不起芳登?

    真的是太黑心。

    一心想著要算計凌霄。

    竟然把其他人也一塊算計上。

    這么做的時候有沒有為別人考慮一下。

    難道托托蘭不知道芳登也有可能遭受輻射?

    好在是那種鉛盒子在,不打開輻射是不會傷害別人。

    即使如此還是可恨!凌霄就讓芳登回去休息一下,順便做個檢查。

    芳登聽了之后,帶著幾分好奇說“為什么要做檢查?我不就是想要吐?”

    “你有可能”說到這里時凌霄停下,畢竟芳登女士還是未婚,那么還是不要說出來的為上。

    她停頓了一下說“你還是要檢查一下,看看身體有沒有什么新變化?”

    一直有些迷糊的芳登猛然明白過來,說“難道我有孩子了?”

    說話時她整個人煥發出奪人的光彩,差點蹦起來。

    但很快就低下頭,摩挲了一下自己的腹部。

    她的動作十分輕柔,小心翼翼的。

    生怕自己用力過猛傷著孩子。

    這里已經有寶寶在?

    這一幕讓凌霄就是一愣。

    怎么也沒有想到芳登會這樣。

    不過這樣子的芳登很快讓她笑起來。

    曾經的爸爸媽媽在知道有她時應該是歡喜異常吧?

    一定是的,她的眼睛一下子柔和起來,看著芳登只是微微一笑。

    芳登原本的難受感一下子消失了很多,“不行!我要找一下大衛,告訴他要當爸爸了!

    說完就拿起自己手機想要給男友分享一下,卻想起來男朋友應該很忙碌,那么她遲疑一下,還是給發了一條信息。

    凌霄恢復了正常的臉色,她微微笑著說“你有沒有懷孕現在僅僅是我的猜測,并沒有到醫院里證實,如果你要是真的懷孕,建議你辭職吧!

    因為她知道芳登就是一個墻頭草,當然她不是因為所謂的壓力,而是看出來她具有泛濫的善心,這導致她的耳根子特別軟,別人說幾句好話,哭訴幾句,芳登就站在別人的立場上。

    芳登是聽了之后是十分吃驚的,因為她自認為自己對凌霄還不錯,為什么凌霄會讓她辭職不干?其實現在職場女性很多快生產時才會請產假。

    “你大概還不知道做我的助理很危險吧?”凌霄說“其實上到了這個地方后,我遭遇了一次你不知道的暗殺!

    芳登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她真的不知道還有這種事情,這怎么可能?但對面的她是一本正經。

    “真的是有,我只是沒有告訴你罷了,F在你有了孩子,還是離開危險區!

    凌霄并沒有告訴準媽媽,這一次的暗殺來自托托蘭。

    而跟著她的芳登有可能成為受害者。

    既然是這樣的話讓她離開這里。

    好好把肚子里的孩子生出來。

    芳登聽了凌霄的話后有些緊張的。

    她一想到孩子有可能受到了牽連就決定離開。

    看芳登狀態恢復正常后,凌霄就回到自己的房間里。

    她的確是有些受不了芳登的圣母屬性,但并不會傷害那位。

    之前的她是比較討厭芳登老是替托托蘭說話,全部當成耳邊風。

    要知道凌霄就沒有打算和托托蘭和好,她和她之間根本就沒有和睦起來的可能性。

    托托蘭從一開始就沒有什么真心,兩個人一見面就彼此看不順眼。

    而作為那個理虧的人在被搶白了幾句后,竟然還是算計凌霄,

    凌霄何必湊上去被人打臉,反正做的再好別人也看不上。

    現在的她在等著檢測報告,這是想要交給原主的。

    說不定凌霄的作為有可能不和原主意。

    總是要給原主一個交代。

    這一刻的凌霄有些不知道原主的想法。

    畢竟她根本就沒有和原主的親媽搞好關系。

    對此凌霄有一絲絲的遲疑,但更多是感覺到這絕對會做的事情。

    她實在是無法消受的起托托蘭的好意,但是和原主親媽搞的如此緊張,她還是想要一份證明。

    很快她要的檢測報告就到了,打開一看,果然是經過人工輻射改色的托帕石,屬于不怎么值錢的寶石。

    果然是不懷好意,托托蘭這么做只怕是良心不會痛,那么凌霄很想知道那位是怎么想的,處處算計原主,簡直就是殺人不見血。

    她可是記得托托蘭說過還要送給她更多的首飾。嗯!應該也是這種托帕石,大概是嫌她死得不夠快。

    那么托托蘭心心念念想要把她找出來,只是想著弄死自己嗎?凌霄感覺有些不怎么對勁。

    這不應該吧?事實上原主并沒有礙她的事,彼此之間沒有見過面。

    如果托托蘭不暴露自己的身份,大肆找尋大女兒。

    不管是原主還是凌霄都無法確定她的身份。

    想要做dna檢測是需要雙方的同意。

    除非她自己去偷回來對方的一部分組織。

    但托托蘭如果不說出來,凌霄還以為她已經死掉。

    那么不管是原主,還是凌霄只怕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這件事。

    如果原主真的死了,那么托托蘭她能從中得到什么?只是為了那個目標嗎?

    過不了多久,托托蘭就派人送來了新的飾品,包括什么戒指、耳環、手鏈、腳鏈。

    全部都是那種帶著超輻射性的托帕石,看上去還以為都是一顆顆珍貴的藍寶石一樣的美麗。

    可惜的是那些首飾就屬于那種鋪滿鮮花的陷阱,要是走進那種陷阱,那么一個不好就是死得不能再死。

    另外凌霄發現這些首飾盒都是十分注意,是最普通的木材所做,根本就沒有防輻射的鉛盒在。

    那么第一個首飾盒只怕是托托蘭忘記換了,后來的就是專門放在普通的盒子里。

    凌霄就把那些首飾都放進那個鉛盒,這樣就可以預防輻射出來。

    當然因為這個屬于人工輻射改色,就算是數值高。

    也比那種放射源差了好幾個數量級。

    為了自己的健康還是放在一邊。

    在心里有了新的盤算。

    今后的路到底該怎么走為上。

    凌霄在心里對托托蘭更加沒有感覺。

    反正她知道托托蘭一定想要算計她這個人。

    好在是芳登聽了她的話后,因為懷孕的緣故辭職。

    倒是沒有成為池魚,反倒是新來的人一副很高傲的樣子。

    在凌霄看來,不知道她有什么可高傲的!僅僅因為她的畢業學校?

    反正她也根本就沒有需要什么助理,最后那個高傲的助理還是不得不硬著頭皮來。

    她還擔負著責任,原來托托蘭想要帶著自己的大女兒去一個酒會。

    凌霄聽了之后最終是將他們放進來,因為去酒會要做造型。

    而她很快就注意到來人中有一個長得十分端正的男人。

    他是負責專門給凌霄介紹一下酒會情況的。

    這位叫蘭迪的先生年紀已經不年輕。

    兩鬢邊的頭發已經開始發白。

    甚至是發跡線后退。

    但一舉一動都是彬彬有禮。

    而這位蘭迪先生就是被派接送凌霄的。

    凌霄早就聽說過,做名人也是十分麻煩的。

    先要整理一下發型,還要化妝,然后穿上禮服什么的。

    讓她想起來曾經看過在大冬天走紅地毯的明星、名媛們。

    feiqiubianouzhi

    。
一波中特莫语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