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仙帝大道 > 第五百六十六章 秋葉鎮(六)
    孟林在猶豫不決。

    他當然知道羅子興四人必是死于晉凌二人之手。因為這四人就是他親自派出去的,也是此行擊殺晉凌二人計劃中的主要實施者,由劉沐風長老親自撥給他的。四人前往刺殺,一去不回,現在還身死當場,若非晉凌二人下的手,還會是誰?如果是別人,又哪里會這么巧?

    可他猶豫的是,這兩個少年人,如何有實力殺死四名外門的精英弟子?就算是殺了,為何這兩個少年人身上沒有半點血跡,也似乎沒半點傷勢?他們的實力,難道真的高到了那個程度?

    何況,四名死者的仙兵、財物都哪里去了?

    他在猶豫的時候,其他弟子們則在面面相覷。他們不明白為什么孟隊長會如此肯定地說這四名門內的師兄弟是這兩個同行的新弟子所殺。他們之間難道有什么深仇大怨嗎?

    因此,大家都是一臉的疑惑。

    正當他們僵持當場的時候,秋葉鎮方向突然傳來了一聲凄厲的慘叫之聲。在夜色中,這聲慘叫顯得格外瘆人。

    大家頓時警覺。

    “留下六個人看著他們和這些師弟的尸體,其他人跟我來!”孟林當機立斷,做出了決定。點了人手,就匆匆往鎮子方向奔去。

    稍頃他們就循聲趕到了事地點。

    那是一間農家的民居,燈火全黑,但是彌漫著一陣陣的血腥之氣。這民居與其他民居相距甚遠。有百姓已經聽到慘叫聲,但是心驚膽戰,提著燈站在遠處,不敢靠近半步。

    一名山海宗弟子點亮了燈火,帶著大家進入民居前院。

    前院沒什么異樣,他們很快進入了屋內。屋內的慘象讓他們不忍目睹。一屋子七口全,全部死在當場。每個人的喉管都被撕開,全身的血肉被吸食干凈,只剩下一層皮膜覆蓋在骨頭之上。

    這死狀與之前他們所見的那些百姓如出一轍。

    “不管是什么人,或是什么魔獸、怪物,如此殘害無辜,實在是太可恨了!”眾弟子們義憤填膺。

    “難道,羅師弟他們四人也是死于這吸食人血的人之手?”有人問。

    “不對吧,死狀可是不同啊!绷碛腥藙t反對。

    “你怎么知道吸食人血者手里沒有武器?”先前那人反問,“不會造成另一種死狀?”

    孟林心中揣摩開了。從百姓出慘叫,到他們全身的血肉被吸食干凈,加起來也不過盞茶時分。這短短時間內對方竟然不但能夠吸食完血肉,還能藏匿不見,這份身手和度,相當厲害。

    “大家四人一組,四下里搜搜,不要走遠!泵狭窒铝,“遇到可疑者,要及時示警,若有不敵,不要糾纏,全身為上!

    “是,隊長!”

    于是眾弟子們便四人一組,分為了三組在這事之地周圍搜索著。

    鎮郊林邊。

    六名弟子呈圓圈形,將晉凌和葉梟圍在中間。后者二人旁若無人地坐在一株大樹下,只顧喝酒吃肉干。

    “出了這么大的事,你們還有心思吃肉喝酒?”一名弟子氣急,劍指著旁邊的羅子興四人尸體。

    “不吃肉喝酒,難道陪著你們一起哭?”晉凌翻了個白眼,將手中的酒壇向他一搖,“師兄你們要不要也來幾口?”

    那弟子氣急,黑了臉不作聲。

    “天氣濕寒,酒、酒有些涼了!比~梟說道。

    “這容易!睍x凌將他的酒壇也接過來,微一運用仙語鐲的火系力量,雙手之上頓時燃起了一層焰火,只是稍頃,酒便熱了。

    “這位小師弟的火系仙技倒是練得極熟!庇械茏拥故亲R貨般地贊了一句。

    “有古怪!比~梟耳根突然一動,將手中余酒一張嘴喝了,站了起來,然后從納戒里取出兩只刃爪安在腕上,輕輕一彈,冷厲的刃芒寒光閃動。

    “怪異的氣息!睍x凌也感覺到了。

    “你們在說什么?”一名山海宗弟子問道。他并沒有覺什么異樣。

    “有東西往這邊來了,氣息非常古怪!睍x凌將螻蟻劍同樣化為刃爪狀,裝于腕上,雙目警戒地注視著東邊的方向。

    見他們如此鄭重,其他的山海宗弟子們也警醒起來了,全力搜索東邊方向的異常。有的也把劍掣了出來。

    稍頃,空氣之中突然傳來了陣陣血腥之氣。大家心中都是一緊。

    接著,東面的林間路頭飛奔躍來幾道暗紅色的身影,血腥之氣愈加腥濃。

    “大家小心!準備應敵!”

    山海宗弟子們的武器紛紛出鞘,嚴陣以待。

    僅僅只在幾個照面之間,那些暗紅色的身影已經來到面前,停在了四具山海宗弟子尸體面前?倲导s有十來個。

    直到看到這些身影的模樣,大家均是駭然。

    這些人每個人都穿著一身破布般的衣服,衣服上滿是腥臭的血跡,也不知道衣服原來就是紅色還是被血漬染紅的。

    再看他們的長相,雖然是人的模樣,但是長相十分駭人。每個人的膚色都是慘青白色的。他們一個個幾乎沒有頭,臉容枯瘦,額頭上滿是皺紋,眼睛血紅,獠牙利齒,嘴邊還有著尚未干涸的斑斑血漬。

    他們的身體骨架均是十分高大,比常人要高出三尺左右,但是軀干十分瘦削,幾乎像是沒有血肉一般,只有一層皮貼著骨頭,像是一具具高大的骷髏。偏偏他們一個個的肚腹高高鼓起,如懷胎十月的孕婦一般。

    他們的手指十分細長,長近愈尺,指尖銳利,也是血跡斑斑。

    “這、這它嗎的是什么怪物?”有山海宗弟子惡心地罵了出來。

    “來者不善!不要掉以輕心!”一名弟子吼道。

    “師兄,我們可以動手嗎?”晉凌問道,“對方似乎不少于十五個,而你們才六個人啊!

    “你們身有嫌疑,不過此時此時,先行自保!”那些山海宗弟子也不是不曉事的,當機立斷。

    “吼!”那些怪人中一個帶頭般的人揚頭吼了一聲,接著他身后的十來個人竟然向著地上的四具山海宗弟子尸體飛撲而上,拼命啃食著。

    頓時,四具尸體就被啃噬得七零八落,血肉四濺,幾剩白骨。

    “媽呀!”山海宗弟子中有膽小的,不禁驚叫出來。

    “竟然敢辱我宗門弟子尸身!”有膽大的怒道,向前躍出,一劍飛劈。

    這一劍直接砍在了一個正在俯峰啃噬的怪人背上,砍出一道深深的劍痕,也砍斷了其背側的兩根肋骨。

    但是,沒有出血。

    那怪人也恍若未覺一般,只顧低頭啃噬。

    “天啊,這是些什么怪物!”那弟子蒙在當場。(未完待續)
一波中特莫语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