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愛妃啊本王才是男主 > 第一百三十六章:小心曾慕兒
    林婉抿著嘴不肯說話,南晴知道自己只是一個宮女,也不好多說什么,便立馬安排人過來送婉兒小姐回府。

    待她安排妥當的時候,去找貴妃,發現貴妃坐在銅鏡前,神情似乎在思索著什么。

    “貴妃娘娘,昨晚派出去的人,方才回信了!蹦锨绲椭^,似乎不敢正視貴妃的雙眼。

    貴妃看著銅鏡里面的自己,容顏依舊,也自然的看到了銅鏡中低著頭的南晴。

    “沒有救回來?”

    她的眼神一瞇,昨夜她讓人查出了衛府的地圖,又安排了人去衛府救人,她在海雪的房間找到了一些秘密,她想著,如果能救回來的話,自然要救回來,救不回來的話,也要想盡辦法滅口。

    只有死人才會保守秘密。

    “貴妃娘娘,沒有救回,也沒有滅口!蹦锨巛p聲說道,心里面說不出的滋味,海雪大人跟了貴妃如此之久,說拋棄就拋棄,那她豈不是更容易被

    貴妃不相信,“那派出去的都是頂尖的高手!

    “貴妃娘娘,您忘了,攝政王也在衛府,那人說便是他的護衛出手的!蹦锨缫琅f低著頭,神情有些緊張。

    貴妃似乎看到了她的緊張,不急不慢的說道,“本宮不是冷血之人,也不是無緣無故處理了海雪,而是她跟了本宮十幾年,卻還要背著本宮替別人做事!

    南晴抬起了頭,一臉錯楞的看著貴妃娘娘,在袖間緊緊握住的雙手,慢慢的放松了下來,鄭重其事的語氣說道,“貴妃娘娘,奴婢會一直跟隨您的!

    貴妃頗為滿意的點頭,這南晴雖然腦子不太靈活,交代的事情,基本能完成,如今接觸時間短,就是不夠默契。

    待南晴離開之后,在貴妃房梁的人影也跟著離去。

    悄無聲息,即使是白日,也無人發現。

    而另一邊的東宮。

    一道俏麗的身影往東宮走去,東宮門口的護衛攔住了她。

    “曾小姐,太子殿下如今不見客!

    那護衛不敢放曾小姐進去,每次曾小姐都會纏著太子,趕都趕不走,太子下過令,誰放她進來,就要扣一個月的月銀。

    “此話怎解,太子表哥不是解除禁足了嗎?”曾慕兒皺著眉頭,天真的臉上帶著疑惑。

    護衛沒有多言,依舊是攔著曾慕兒。

    而此時傳來馬蹄聲,在門口停了下來,從馬躍下來一個白衣身影,那些護衛攔都不攔,直接讓他進去了。

    “”那為何他又能進去。

    “金將軍!痹絻汉白×怂。

    金光熙回頭看了一眼曾慕兒,方才他在思索,并沒有看到曾慕兒的身影,此時頷首打了招呼,“曾小姐,你在門口作甚?”

    “還不是這些人攔著本小姐,金將軍,你帶我進去吧,我想看一下太子表哥!痹絻嚎蓱z兮兮的說道,眼睛里面盡是哀求。

    卻金光熙卻不吃這一套,況且太子也不太想看到她,畢竟纏人的很。

    這句話,他肯定沒有說出口,他似乎也怕極了跟曾慕兒打交道。

    曾慕兒看到金光熙沒有反應,趁著其他人不注意,便追了上去,一把拉著金光熙的袖子,“我不管,你帶我進去找太子表哥!

    “你先放手,拉拉扯扯成何體統!苯鸸馕踹B忙打開了她的手,生怕被她纏著,這番模樣讓人看了去,容易產生誤會,萬一讓瑤瑤知曉,豈不是要完蛋了。

    “那你帶我進去!痹絻豪p人有一套手法,又是女兒身,金光熙再不耐,也不敢對她真出手。

    金光熙心里惋惜了一下這身衣服,這才穿上一天不到,便用力一撕,將那衣袖給撕掉了,而曾慕兒拉著衣袖跌倒在地。

    曾慕兒一臉茫然,似乎也沒有想到金光熙如此油鹽不進,寧愿毀了衣袖也不愿意帶她進去,冷哼一聲,便緩緩起身。

    此時,大門打開,門口傳來了動靜。

    一道玄色身影出現在大門,束起了頭發,臉上冷淡,看起來沒有什么表情,那眼下有些烏黑,似乎沒有睡好。

    他的目光自然也看到了門口的二人。

    “何事?”他看著金光熙問道,眼神并沒有多看曾慕兒。

    曾慕兒委屈巴巴的看著太子表哥,還走到他的跟前,規規矩矩的行禮,“見過太子表哥!

    聲音洪亮,故意為之,就想他多看她一眼。

    閔蘇終于側頭看了一眼曾慕兒,“你又來作甚!

    “來看看你啊!痹絻核坪鯖]有看出閔蘇的冷淡,依舊熱情的笑著說道。

    閔蘇繞開了曾慕兒,便騎走了在門口準備好的馬,臨走前,留下一句話,“金將軍先回去,本宮回來再去找你!

    曾慕兒怎么可能眼睜睜的看著太子表哥離開,看到門口還有一匹馬,不管是誰的,先騎了再說。

    便揚長而去。

    金光熙:“”那是他的馬!

    曾慕兒的馬術沒有太子表哥好,卻因為從小纏著他,所以也練了馬術,發現他往宮里趕去。

    到宮門口卻停了下來,她才發現,宮門口停了一輛馬車,而那馬車恰好是林府的。

    閔蘇自然也聽說了林婉為她求情之事。

    此時看到了林婉,便開口道,“這個人情,本宮會還給你的!

    林婉被嬤嬤扶著,臉上有些蒼白,她癡迷的看著太子殿下,柔聲的開口,“只要太子殿下好好的就行,婉兒不求回報!

    閔蘇看了一眼林婉,便不再多言,下馬,走進宮去。

    曾慕兒也跟著下馬,急忙跟了上去。

    卻被林婉叫住了。

    “曾慕兒!

    曾慕兒回頭了,笑盈盈的說道,“這次多虧了林小姐呢!

    笑得一臉天真。

    林婉冷哼一聲,便進馬車了。

    一旁的嬤嬤方才不動聲色的打量著她們二人之間,這才慢悠悠的開口,“林小姐,多小心曾慕兒。

    “嗯!绷滞袼坪醪幌攵嗵崴氖虑,隨便敷衍。

    “老奴本不該多言,可看著林小姐神色黯然,卻不得不說,貴妃與皇后對立,而你卻為了太子求情,得利的是誰,不僅僅是皇后,還有曾慕兒啊,你想想,曾慕兒喜歡太子的事情,人盡皆知,如今你被軟禁在林府,而太子接觸禁足,曾慕兒一個勁的往前湊,心里指不定笑話你,幫了她!

    嬤嬤說完,便嘆了一口氣。

    林婉點了點頭,卻沒有說話,她的手撩開了車簾,此時她還能看到太子的身影,玄色衣裳,卻越來越遠,后來有一個俏麗的身影追了上去。

    直至兩個人的身影越來越遠,最后消失在轉角。

    ()
一波中特莫语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