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宮墻春柳 > 147.防于未然
    少時,高演大步而入,一臉焦慮之色。

    “四弟,有一事相求~~還望你暫且不記舊怨,共商大計!”

    高演開門見山,直表來意,神情已是緊迫之極。

    高湛瞟了瞟高演,勉強一笑:“請坐下說話!”

    胡王妃不解,問道:“你們…又有什么舊怨?”

    高演咧嘴一笑,很是尷尬,悶悶坐下,卻不答話。

    高湛看看胡王妃,說道:“要不…你先去歇息吧…”

    “那怎么成,皇后都把刀架到我們脖子上了,我還睡得著?”胡王妃沒好氣地說道。

    高演一怔,問道:“王妃何出此言,皇后有什么陰謀?”

    “你難道不知道?那你來做什么的?”胡王妃倒詫異了。

    高演呵呵說道:“我來,自然是為我們兄弟的前途和命運…”

    “那算是來得巧了!”胡王妃吐了口氣,望著一臉迷惑的高演,噓道,“皇后已經定了你們的命運了,就是死路一條!”

    高演眉頭緊擰,不敢確信,看向高湛。

    “四弟,這是真的嗎?我只知她會排擠我們,倒不知她要害我們性命?!”

    高湛瞟了他一眼,嘆了一聲。

    “自然是真的…皇后和楊愔已有謀劃,很快便會對你我下手!”

    高演撫撫面頰,神情凝重,垂下頭去。

    “常山王,你要商量什么大計,說出來也讓我聽聽!”胡王妃不改大咧本性。

    高演看看高湛,又看看胡王妃,嘆道:“說來,也要請王妃出面幫忙呢…”

    “嗯嗯,說啊說啊…”胡王妃比誰都著急。

    高演緩緩點頭,說道:“當日二哥對著一眾大臣托孤,曾經直言不諱地說過,若我做皇帝,也未嘗不可,只要善待太子與皇后,四弟,這話,你當時也是聽到的吧…”

    高湛口齒緊閉,極不情愿地嗯了一聲。

    胡王妃皺起眉頭,嘟嚕道:“你這話是什么意思?你…你想當皇帝?”

    高演咧嘴一笑,說道:“王妃,這便是我要求你的地方,還望王妃請胡家人出面,擁兵入宮,保我登上皇帝之位…”

    “這好處全讓你撈了…不成…”胡王妃大為不悅,氣道,“既要出兵,我只保我的夫君當皇帝!”

    胡王妃嘴一撇,翹起二郎腿,晃晃悠悠,以示抗議。

    高演吸了口氣,不盡難堪,只得望向高湛。

    “四弟,你意下如何?”

    高湛低著頭,咂著嘴,卻不答話。

    高演喃喃說道:“我知道,四弟以往的威信,勝過愚兄,堪當大齊皇帝!可陛下既然有言在先,我為皇帝也算是名正言順,何況,你遷到北城三年有余,與朝中大臣少有往來,情義淡薄,不同往昔,即便龍袍加身,只怕也難服天下!不瞞四弟,我來之前,已經見過段韶了,他也愿意助愚兄一臂之力,只是為了保險起見,我還想請王妃相助,以保萬全,如果四弟和王妃實在不肯幫我的忙,我也必不會強人所難,只當我沒來這一趟吧…”

    高演說著,黯然起身,欲要離去。

    “三哥留步!”高湛終于說話了。

    既然段韶都同意立高演為皇帝,高湛也無話可說了,要知道,在朝臣中,高湛唯一敢當作賭注的人,便是段韶!

    段韶素來看重高湛,是以當時高洋爭奪繼承之位,段韶力推高湛。

    只是這些年來,戰事繁多,段韶常年領兵在外,二人少有來往,情義缺了維系,難免生了變故。

    高演面露喜色,說道:“四弟…愿意幫我了?”

    高湛笑了笑,點頭說道:“我也愿意助三哥一臂之力!”

    “四弟,我就知道,你會幫我的!”高演走上前來,緊緊握住高湛的手,感動得熱淚盈眶。

    “慢著!”胡王妃一拍大腿,站起身來,瞪著高湛,氣道,“我還沒答話呢,你著什么急?”

    高演面色有些窘迫,說道:“王妃不同意?”

    “只有一個條件,你登基之后,不準立太子,只能將我的夫君,立為皇太弟,作為大齊國儲!”

    胡王妃大言不慚,咄咄逼人。

    “皇太弟?”高演面露難色,搓起手來。

    “你不答應,此事就此作罷!”胡王妃搖頭晃腦,毫不退讓。

    高湛不置可否,只是不無期待地望著高演。

    高演無奈,重重點了點頭。

    “好,待我登基稱帝,四弟便是皇太弟!”

    ………………

    高洋這個開國皇帝,終于走到了生命的盡頭。

    或是他縱欲過度,傷了本元,無力回天,亦或是元韶給他下過毒,終至病入膏肓,無可救藥…

    無論如何,這就是他的命數!

    彌留之際,他召來了兩個最親近最信任的人,一個是皇后李祖娥,一個是宰相楊愔,除此之外,再無其他妃嬪,也無任何大臣,就是母親婁太后,都不得近身。

    “宰相…楊愔…”高洋突然從床上坐了起來,雙手不停的摸索,眼睛渾濁無光,已然看不見了。

    楊愔忙捏住高洋的手,泣道:“臣在…”

    高洋顫抖著干瘦的軀殼,說道:“我走后…你要保護好皇后…保護好太子…聽到沒有…這是我這個皇帝…最后的遺旨…”

    “臣遵旨…”楊愔已是泣不成聲。

    高洋笑了笑,拽著他的手,交待道:“今日他們都不在…我要和你說句實話…楊愔…你聽好了…”

    楊愔忙湊近身去,應道:“陛下…臣聽著呢…”

    高洋緩緩點頭,幽幽說道:“該殺的人…只管殺…不論是高演還是高湛…只要你認為誰有野心的…通通殺…”

    楊愔連連點頭,答道:“陛下放心,臣已經準備好了~~”

    高洋欣然一笑,放心了不少,忽又張牙舞爪,對著身邊亂推亂搡,似乎在驅趕著誰。

    “你們是誰,不要帶我走,我是大齊皇帝,滾,滾…”

    楊愔渾身一緊,嚇得四處張望。

    李祖娥也惶然失魄,縮緊身子,伏在床邊,一動也不敢動。

    “祖娥…祖娥…”高洋伸出手來摸索著。

    李祖娥忙握著他的手,哭道:“妾身在啊,是妾身啊,陛下…”

    高洋喘著大氣,異常局促地問道:“皇后…祖娥…是你嗎?”

    “是,是祖娥啊,陛下…”李祖娥將身緊緊貼在高洋身邊,痛哭不止。

    高洋張大了嘴,屏住最后一口氣,萬般不舍說道:“我走了…我跟他們走了…往后…我再也不能保護你了…祖娥…你…自己…!亍

    李祖娥趕緊應道:“陛下…妾身不讓你走…妾身不能沒有你啊…”

    可是皇帝沒有回應,手已漸漸變得僵硬。

    李祖娥抬眼望去,就見高洋睜著雙眼,望著上方,氣息全無,已然離世。

    ()
一波中特莫语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