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農家科舉之路 > 第二百九十章 順帝告白了
    這聲音又脆又響,打的人頭腦轟鳴。

    “你看你那鬼樣子!痹铺撟記]打痛快,又譏諷一句:“上趕著去伺候人?一臉奴才樣,惡心的要死!

    “閉嘴!

    “喲,生氣了?”他冷笑:“我沒資格罵你?這些年,誰在保你小命,你敢這么對我說話?”

    云虛子走上前,一腳把他踹在地上。

    “讓你不要來大齊,你就這么想死是吧!

    他把云崖兒又揪了起來。

    “藥呢?”

    “沒了!

    云虛子立馬又甩了他一巴掌,指著他罵。

    “哪去了?”

    云崖兒把嘴角溢出的血擦干凈,冷清的看著他:

    “不用你管!

    “我才懶得管你!彼鹕,撣了撣道袍上的灰:“你都要死了,我管你做什么!

    云崖兒看著他。

    他一張白皙的臉微腫,樣子狼狽,但那眼神卻犀利幽暗,說出的話,更是不容抗拒。

    “我要回長生殿!

    云虛子仿佛聽到了什么笑話。

    “送死么?”

    “尋藥!本热。

    看他眼神不似賭氣作假,云虛子預備出口罵人的話一下子收了回去,語氣都低沉不少。

    “本門叛逃余孽,掌刑極重,玄右老頭給你那藥,是希望保你一命,萬一被抓,留條后路,如今藥沒了,不老實滾回大魏躲著,還真想送死?!

    “你幫我!

    “這就是你求人的態度?”

    “哥!

    “鬼叫什么?”

    ......

    黃昏把人影拉的老長。

    蘇琉玉從張翠娟家里出來。

    把釀酒的方法仔仔細細教了一遍,就準備好好休息,明日回國。

    她進了小院,第一時間先去西面菜地摘了兩節蔥,又挽著袖子把木盆里面養得鯽魚給撈了出來。

    做完這些就開始沖屋子里喊。

    “崖哥,今日燒糖醋魚吧,不然這魚要浪費了!

    “你煩不煩!

    雖是這樣罵,還是從里屋走了出來,開始刮魚鱗。

    “崖哥你最好了!

    這幾日,這些話云崖兒聽的耳朵都起了繭子,罵都不想罵了。

    夜深,蘇琉玉躺在床里側,看著土胚房墻角的蜘蛛網,自言自語道。

    “明日就回大魏了,呆了這么久,也不知道那群老臣有沒有把朝政處理好!

    雖然只有半個月,但畢竟是那個位子,擔著責任,操心的命。

    云崖兒依舊側躺著,把自己縮成一條縫。

    蘇琉玉看他沒應,也沒在意。

    “須臾半月,真的好快啊!

    一晃就過去了。

    她看了眼這房子。

    以后,怕是再沒這樣的恬靜的日子過了。

    她把被子給兩人蓋上,閉上眼準備休息。

    這被子如今松軟,再也不似剛剛蓋著的霉味。

    每日,云崖兒都會把被子拿出去曬曬,他素來愛潔,雖然每日跟在她后面嫌棄她諸多小毛病,但兩人在這半月相處,卻說不出的融洽和包容。

    她聞著這被子,一腳把它踹到床角。

    沒過一會,一雙手摸到后面,抓住被子一角。

    那手修長又好看,蘇琉玉一把握住他的手。

    骨節分明,纖細的手指泛著涼意,清冷而寡淡。

    “放開!彼f。

    蘇琉玉死死捏住。

    云崖兒正過身子,另一只手打在她手腕上:“不想睡覺就滾出去,大半夜,發什么瘋!

    “路上的糙餅你做好了嗎?”

    “餓不死你!

    蘇琉玉把懷里的二十兩銀子掏出來,放在他手上,松開了手。

    “今天我掙的銀子!

    云崖兒好看的雙目斜睨她一眼,一臉嫌棄。

    “自己拿著!

    蘇琉玉支著胳膊湊到他跟前,又道:“放在你這里吧,你替我管著!

    “我欠你的?”

    云崖兒把手指松開,銀子落在床上,又側了過去。

    蘇琉玉這人,自小當著男兒養,凡事也是一副男兒做派,不達目的,便不罷休,她看他沒理,直接把他掰正。

    兩人半月來知禮守禮,即便睡在一張床,中間也是空了一大塊。

    從不逾越半寸,行進半尺。

    雙目相對,清絕避世的眸子睜開,帶著瑤華池水上的余波。

    “云儀!

    暗夜里,她的嗓音低緩而輕柔。

    云崖兒指尖一顫。

    “等朕回宮......”

    話音突然停了,似覺得不妥和躊躇,好半響沒再說一個字。

    “你到底晚上發什么瘋!

    云崖兒撕開這燥熱沉悶的氣氛,罵了一句。

    蘇琉玉坐起身,把銀子放在他手上,沒看他的眼,只是盯著他的指尖。

    “云儀,等朕回宮,想給你換個院子!

    “離承明殿近的,也無需伺候的人打擾”

    “春來聽雨煮茶,冬來烹雪飲酒!

    “日日如此,年年如此,就你我!

    就你我。

    三個字,莊嚴,鄭重,肅穆。

    云崖兒想,到底是六元及第,文采卓越。

    把這眷戀纏綿都寄與風月,彎彎道道,墨跡半天,沒個痛快。

    他想譏諷,想嘲笑,但話到嘴邊,滾著喉嚨,硬生生的咽下去。

    但或許是這夏日太過燥熱。

    灼燒著他的內心發燙。

    讓他睫毛簌簌,閉上眼,決定平心靜氣。

    “你喜歡我!彼f。

    直白,露骨,一針見血,撕開她風雅庸正,直直白白,不留情面。

    “嗯!

    “......”

    云崖兒沒看她,透著土胚房殘破的木窗,遙看掛在黑幕之下的殘月。

    “我持道心,一生修道,斷滅凡情!

    云崖兒把銀子遞給她:“你自己收好!

    這心意。

    你自己收好。

    寄物喻人。

    字字誅心。

    蘇琉玉吐出一口氣。

    她把銀子揣在兜里,貼近墻角,床中間,又像以前一樣,空了出來。

    “睡覺吧!彼f:“明日還要趕路!

    “嗯!

    殘月高掛,呼吸聲低低淺淺的響了起來,顯然睡的不好。

    云崖兒動作慢慢轉身,盯著她瘦小的背。

    他把被子替她蓋上,自懷里掏出金針,刺向她的耳后。

    聽著呼吸聲漸漸均勻,云崖兒把她身子掰正,幽邃的眸子,深深的看著她。

    腦海里,還響徹她的話。

    “日日如此,年年如此,就你我!

    就你我,僅你我。

    他低垂雙眸,俯身一吻。

    “好!

    終究是拋開道心,回應了一字。

    院外風似乎大了一些,新種的樹,樹葉唰唰的搖曳,云崖兒起身,對著院子的背影,緩緩開口。

    “我走了!

    “你會死!蹦潜秤袄淝宓拈_口。

    “啰嗦!

    ()
一波中特莫语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