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從一只烏龜開始變強 > 第六章:被一只甲魚威脅怎么辦?
    炙熱的氣息,不可思議的速度,再加上無可匹敵的力量,生死就在一線之間。

    龜木動用玄武武魂,面對此刻的危機,內心平靜無比:“就用你來試驗一下,大成水龍炮的威力!

    要么生,要么死。俗話說搏一搏,單車變摩托。

    這不僅檢驗修為,同時也檢驗法術。

    “水龍炮”

    “轟”一道水龍和一枚火球碰撞在一起。

    “有點道行”煉氣八重的甲魚強者,看到自己的火球術被擋住,臉上閃過一絲驚訝。

    “僅此而已,遠遠還不夠喲!到此為止吧,小烏龜!

    “大火球術”

    “水龍炮”

    敵方的攻勢越來越猛,龜木開始動用自己玄武武魂的力量,在武魂的加持下,大成的水龍炮達到三倍危力。

    一條長六十米的水龍,直接將火球擊散,直面甲魚強者。

    “這不可能,水龍炮的威力不可能這么大!

    “砰”

    龜木一擊落下,這強者已經雙目圓睜,七竅流血,旋即砰的一聲,如同一個氣球一般炸開,血肉炸飛,鮮血四濺,甲魚殼四分五裂,直接被打爆。

    嚇!

    在場的所有甲魚通通呆滯,面色蒼白,瞳孔在震顫,局面變化的太快了,就連甲行云都嚇傻了。

    練氣八重,對付一個不知道是四重,還是五重……管他呢,反正修為不高的家伙,不是應該一擊斃敵,像喝水一樣容易嗎?

    怎么一個照面,居然直接被打爆,死無全尸。

    他們腦筋轉不過彎了,根本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

    “甲行云,現在你們死定了。我本不想冒險,不想殺魚的,但開弓沒有回頭箭,你們誰也逃不掉,統統都要死!”

    龜木身上爆發出一股強大氣息,周圍空氣都扭曲了起來。

    感覺到龜木身上森寒的殺氣,甲行云終于恐懼起來。他也沒有料到,龜木居然如此強大,連練氣八重的高手都挨不住他一擊。

    這簡直太離譜了!

    “擋住他!給我一起出手,擋住他!”

    甲行云開始有些慌亂,龜木的殺氣令他有些害怕。

    “殺!”

    一只只甲魚回過神來,立即呼嘯而出,一起襲向楚陽。

    虛空之中勁風呼嘯,到處是一股淡淡的血腥之氣,提醒著他們殺不死龜木,他們就要變成一具甲魚尸體。

    “死!”

    龜木朝著眼前的甲魚發出一道道水龍炮,每一道水龍炮都會帶走幾只甲魚的生命。

    “不可能,不可能!他的靈氣怎么用不完?”

    在場的甲魚驚叫起來,恐懼讓他們徹底瘋狂了。

    一聲聲驚天動地的巨響,方圓數丈之內,空氣炸開,無數的沙塵,拔地而起,氳氤不散,在場的甲魚沒有一合之敵,沖得快,死的更快,所有甲魚都驚恐的大叫起來。

    “我說過,今天沒有甲魚可以逃出去!

    龜木盯著眼前余下的甲魚隨從,厲聲道。

    他的臉色微微有些蒼白,但目光依然堅定有力。持續發射水龍炮,不但消耗靈氣巨大,而且極其耗神。

    “哇,快逃呀!這只烏龜太厲害了!

    剩下的甲魚隨從徹底膽寒,只感覺眼前的烏龜,已經是不可戰勝。不知道哪一只甲魚大叫了一聲,一只只甲魚四散而逃。

    龜木哪里會讓他們逃走。從他出手殺魚的時候,就注定了這里所有甲魚都要死,他們不死,他就要有大麻煩,這是甲行云一開始的選擇,也是他們的選擇。

    “啊——”

    龜木使用御風術,朝著逃離的甲魚發射水龍炮,所幸這些甲魚隨從的修為都不高,只有練氣二三重,速度比不過龜木。

    只聽慘叫連連,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龜木就追上這些甲魚隨從,一一獵殺。

    唰!

    水聲大作,龜木向著最后一只甲魚撲去。

    “啊,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手下留甲魚!”

    “怎么,甲行云公子怎么慫了?一開始不是很囂張嗎?”龜木爬上前去,一擊把他掀翻在地。

    “龜木,你不能殺我,你現在要理智一點。冷靜,請你冷靜一下。我爹是甲魚一族的族長,我們甲魚一族可是貓場鎮的霸主。一旦你殺了我,你全家都不會好過的!

    甲行云被掀翻在地,四腳朝天。兩只眼睛似乎都在哆嗦,滿臉的驚恐,額頭上冷汗唰唰唰的流出來。

    “哦,是嗎?”龜木看著四腳朝天的甲行云,一臉戲謔。

    “可是你似乎忘了這是雙河山脈,如同你殺了我一樣,我殺了你又有誰知道?”

    “呃……”

    甲行云嘴巴張了張,找不到理由,他的眼中看到一地的死尸,恍然之間明白了什么。

    “龜木,既然我逃不過,你也別想好過。我的四叔很快就會趕到,他是筑基期的妖修,他一定會為我報仇的。龜木我詛咒你不得好死!我干你全……”

    “砰,你話太多了!币挥浰埮,龜木干凈利落地解決了甲行云。

    戰斗結束后,龜木立即在甲行云身上搜找,頓時眼中露出喜色“儲物戒!”

    甲行云竟然有儲物戒,這玩意雖然不少見,但也是珍貴的很。

    “值錢一定都在里面了!”

    隨后他又將甲魚隨從都搜刮了一遍,收獲可謂頗豐,丹藥就找到十幾瓶,還有不少法術。

    “撤!”

    龜木不敢耽擱,筑基期的修士他絕然不是對手,連搜到的戰利品都來不及細看,就立即離開。

    他逃出很遠后,立即就隱匿起來。

    大約一刻鐘的功夫,就聽得在事發之地,傳來一陣驚天怒吼,如同一巨獸發狂了一般。

    咔嚓嚓的巨響,山林當中猶如一團可操控颶風四處亂竄,所過之處,一切都被撞毀。

    轟!

    龜木隔了遠遠的距離,都感覺強大的壓力,呼吸困難,如芒在背,好像頭上頂著成千上萬根針一樣。

    “好可怕的殺氣!”

    這種妖修才是真正的強者,與之甲行云身邊的那些甲魚,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有那么片刻,那種濃烈的煞氣突然消失無存,出現在他處。

    “啊——”

    怒吼得嘯音,響徹在山脈當中,不斷有劇烈的爆炸聲從遠處傳來。

    “你逃不掉的!不管你是誰,殺了我甲魚一族的甲魚,奪了我甲魚一族的神物,你都必死無疑!”

    怒吼的聲音猶如雷鳴,震蕩四方,不單單是龜木,就是其他在山脈的水族,都被嚇到了。

    “咝!”

    龜木心中狠狠的抽搐了一把,甲行云的四叔竟然強到這種地步,僅僅是憤怒時,發出的嘯聲,就如山崩海嘯。

    “我這下可真是惹下大麻煩了!”

    “不過他口中的神物到底是什么,難道是這把火焰?”

    龜木看著儲物戒中躺著的一把火焰,心想,難道這就是甲行云四叔口中所說的神物?

    山脈當中充斥著一股可怕的氣息,甲行云的四叔猶如一頭兇獸一樣,始終徘徊不散。

    直到夜幕來臨,“兇獸”似乎才平復下來。

    “應該可以了!

    龜木從藏匿之處爬了出來,但還是很小心,遠遠的離開這一片區域,但他并沒有立即返回貓場鎮,他擔心甲行云的四叔會在路上堵住他。

    “嘿嘿,還是將戰利品處理妥當再說!”

    ngyizhiwuguikaishibianqiang00

    。
一波中特莫语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