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從一只烏龜開始變強 > 第三十九章:翻滾吧小烏龜
    “甲水,原來你打的是這個主意,呵呵……”

    龜木面帶冷笑,深邃的雙眸中,泛起一絲絲冷冽的殺意,淡淡的道“不過,你未免有些自信過頭了吧?你憑什么認為自己能夠殺了我!”大掌瞬間攤開已經砸了過來,龜木冷笑不已“你們想試一試是嗎,那我讓你們試!”

    龜木動了,在漫天的殺意下,緩緩抬起右掌,控制身后的飛劍,然后,慢慢的,飛劍斬出。

    劍尖,指著甲水的方向。

    這幾乎將空氣都給禁錮了的殺意,在龜木看似輕柔的動作中,更凌厲了一分,因為龜木升起的殺意,也增添在了其中。

    “嗡!”

    甲水的拳頭,只是簡簡單單的輕輕向下一砸,整個空氣,都發出震耳欲聾的爆鳴。

    筑基期法術《地霸拳》,地動山搖。

    緊接著,甲水又是一拳,閃電般的向龜木砸出,所過之處,轟轟鳴鳴,仿佛將整個空間,都要砸穿。

    “好!”

    龜木暗喝了一聲,不愧是筑基期的法術。

    這一招,比他以往見過的任何招式都要凌厲霸道,雖然只是簡簡單單的向前一砸,但龜木可是清楚,這里面,最少包含了幾十種變化。

    拳法,角度,勁力,使得整只拳頭,忽隱忽閃,仿佛隱沒在了這方空間。

    “走!”

    龜木飛劍向上,整個劍身,突然爆發出一股極為明亮的劍光。

    這劍光,凌厲,霸道,但又包含些許厚重,使得狂暴的劍光,又增添了一份沉穩。

    追風劍術,長虹式!

    這浩然劍光,似要直接沖上天際,在空中,化作一道長虹,比那空中的驕陽,看上去更為耀眼。

    “斬!”

    龜木身子并沒有動,看著隱沒在空中,不能看清軌跡的拳頭,大喝一聲,駕馭著空中的浩然劍光,朝著拳頭所在的方向,重重劈下。

    既然你的拳頭,隱沒在這方虛空,那我就將這片虛空,徹底斬碎!

    “轟!”

    天空似乎裂了!

    整個天空,忽然傳來無數爆鳴聲,轟轟炸響,讓在場的所有妖,耳朵都是一陣轟鳴。

    無論是修煉學院的學員,還是甲魚一族的甲山。都能看到,在這霸絕無比的劍光的擠壓中,本是毫無顏色的空氣,竟變得肉眼可見。

    整個天空,仿佛成了一片被硬生生擠出來的白色大幕,而這劍光,正在大幕中肆意揮舞,片刻間,就將整個大幕,給攪的粉碎。

    大幕即空間,空間即大幕,龜木的刀光,斬破了大幕,同樣,斬碎了這片空間。

    “恩?”

    將拳頭隱沒在空間的甲水,心中一驚,他從沒想過,會有妖,竟直接采用如此暴力的方式,將他的拳頭從空間中逼迫出來。

    或擋,或避,但沒妖,采用逼的方式!

    “但逼出來又怎樣,拳頭的力星,完全不是可以比擬的!”

    “能看到又怎樣,同樣,還要砸在你的身上!”

    甲水剛剛看到了龜木的劍勢,靈巧,威猛,霸氣,但這種劍法,往往有個劣勢,那就是力量跟不上,而他的拳頭,卻恰恰勝在力量。

    重起來,如山岳!

    而且他自信,自己在力量方面,一定比龜木要強,力量加上法術,絕對能砸中龜木!

    “噹!”

    一聲脆響,在周地的耳中鳴響,讓他不由一愣,“怎。。怎么可能?”

    “這劍,怎么能擋住。!

    “這。。這龜木,好強的力量!”

    “他的力量,絕對比我要強!”

    甲水的臉色不斷變幻,他根本就沒有想到,龜木的力量會超過自己。

    “擋。。擋住了。!

    立在一旁的老師和學員,看到甲水的一擊,竟被擋了下來,不由都是臉色一驚。他們見過筑基期對練氣期出手,但每次出手,絕對都是手到擒來,一招就能將對方斬殺!

    而如今,這龜木,竟然。。擋住了。

    而且還是以如此霸道的方式。

    “甲水剛剛那招,我絕對不能硬擋。這不代表著,這龜木的戰斗力,比我還強!

    高矮兩位老師看著龜木,眼中露出深深的驚訝。

    “小烏龜,死!”

    甲水的暴怒,將高矮老師給驚醒了過來,轟的一聲,就攔住了甲水。

    “哼!”矮老師頓冷笑不已“老甲魚,不要臉到什么時候!”

    甲水滿眼怨毒,尤其是看向龜木的時候。他已經沒有機會再下殺手了,尤其他是在剛剛的對拼中,其實已經受傷,只是沒有表現出來而已。

    “兩位老師,加上這個小烏龜,若是他們執意動手,很有可能就要永遠留在這里!”

    甲山和甲水目光閃爍不已,龜木實在是太讓他們意外,也將他們徹底嚇到了,區區練氣境怎么擁有可敵筑基期的實力!

    如此妖孽的烏龜,必須死!

    而短暫的交手之后,學院學員所說的自然已經被證實,經過這一鬧,高矮兩位老師對于龜木能殺死一位筑基期的高手不再懷疑!

    雖然這很駭妖,甚至讓他們無法相信,練氣境如何能斬殺筑基期。但剛才就是最好的證明甲水猝不及防之下出手,也許他們都要吃了大虧,更別說龜木。

    可是結果呢?

    “我們別的也不說!奔咨疥廁v無比,指向龜木“他殺了織金甲魚一族的少族長,我們需要給織金甲魚一族一個交代,將這只小烏龜給交出來,不然后果自負!”

    “你們甲魚還要臉嗎?!”高老師直接冷笑起來,“你們甲魚一族圖謀不軌在前,竟然要我們給你們個交代,你們甲魚一族好大的本事!”

    “你們最好想清楚,你們修煉學院真要和織金甲魚一族魚死網破嗎!”甲山陰測測的說道,臉上全是戲虐的神色。

    高矮兩位老師的臉色瞬間就難看了起來,織金甲魚雖然雖然只是一個二流族群,但奈何實力也是強大無比,修煉學院不得不忌憚。

    修煉學院的學員們已經擔心起來,尤其是龜蕊的殼里已經冒汗,若是兩位老師將龜木交給甲魚一族。

    她飛劍已經隨時飛出!

    龜木眼睛也是一瞇……

    “兩只臭甲魚,你們在說笑話嗎!”短暫的瞬間之后,高老師譏笑不已。

    矮老師也是怒聲道“織金甲魚,我們修煉學院不去追究他們,他們就應該燒高香了,還想要解釋!

    “我有個提議”龜木突然開口道。

    “你要干什么!”

    “嘿嘿!”

    突然,兩位老師就驚叫道,他們這一回過神,只感覺脖子涼颼颼的,似乎有一般寒刃已經落在他們脖子上一般。

    龜木笑瞇瞇的道“兩位老師,我的意思是說,將這兩只臭甲魚殺了豈不是更好?死無對證,誰見到過織金甲魚一族的少族長!

    兩位老師眼睛就是一亮,有道理呀!

    織金甲魚一族來問罪,你也得有一個問罪的理由。我們從來也沒見過你們的少族長,織金甲魚一族還能說什么。

    “兇殘的小烏龜,是個狼滅!”

    不單單是兩位老師怪異的看著龜木,學院的學員們也是如此的目光——簡直是膽大包天!

    高矮兩位老師敢肯定,剛才他們兩個若是有一點點的,將他交出去的想法,很可能他們當中已經有一條是死魚了。

    “之前,我確實早就應該動手殺了你!”

    自升魂山,山腳之下有一個陰冷無比的聲音傳了上來,龜木臉色驟然就是一變“甲克從!”

    “四爺!”

    甲山和甲水頓時大喜。

    “哼!甲克從,我是不是可以現在就殺了你!”

    “鯉皮!”

    在甲克從的驚駭之聲后,突然山腳下就爆發出猛烈的震動,旋即聽得一只甲魚悶哼出聲,似乎狼狽而逃了。

    很快,自下面飛上來的一條鯉魚,眾妖定睛一看,不是修煉學院的院長鯉皮,還能是誰。

    鯉皮一步一步從天空中走了下來,落到甲山和甲水身前,冷冷的掃了他們一眼“回去告訴甲霸,過幾天我會親自登門拜訪,問一問你們甲魚一族是幾個意思!”

    鯉皮語氣看似云淡風輕,但強硬的一塌糊涂,滿是殺意。甲魚一族不拿出個章程讓他滿意,這事沒有那么容易結束。

    甲山和甲水兩只甲魚氣得臉色通紅,但鯉皮一個眼神看過來,他們就是一顫。

    “還有疑問嗎?”

    “沒有!”

    兩只甲魚只能咬牙切齒,事情不占理,打也打不過,就算有疑問也沒什么用。

    “沒有,那還不快滾!”

    甲山和甲水狼狽而逃,他們當真是怕鯉皮下殺手。

    “鯉皮院長,法力無邊,仙福永享,壽與天齊!”

    驀然一個諂媚至極的聲音瞬間就響徹,所有妖立即看過去,倒要看一看誰這么無恥。

    原來是龜木。

    “?_?”

    所有妖真是服了龜木。

    鯉皮眼睛也是瞄了過去,對著他招了招手“小烏龜,來來來,你過來!”

    “來了,我敬愛的院長大人!饼斈咀叩锦幤っ媲。

    “轉過身去,院長叔叔給你一個獎勵!

    “什么獎勵?”

    “你先轉過身去!

    “好嘞!”

    咚咚……

    龜木轉過身后,鯉皮一腳踢在它的龜殼上。

    大風車,吱呀吱悠悠的轉……

    連滾了幾步后,龜木這才停了下來。

    ngyizhiwuguikaishibianqiang0

    。
一波中特莫语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