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從一只烏龜開始變強 > 第八十九章:你喜歡他
    “可惡,難道就拿這龜木一點辦法也沒有了嗎?”

    賈開陽很不甘心,可是根據龜木在秘境之中的表現,他知道自己已經打不過龜木了。

    “賈族兄,咱們現在怎么辦?完不成族里交代下來的任務,恐怕會受到責罰!

    甲如三很擔心,此次任務失敗,難保族里不會懲罰他們。

    責罰?

    責罰個屁?

    賈開陽已經開始罵娘了。

    誰能想到這龜木實力進步得這么快?自己現在沖上去,那不就是白白挨揍。

    他可不會干這種蠢事,族里交代的任務沒完成不要緊,只不過是挨一頓批而已。

    若是自己還不知好歹的去挑戰龜木,那自己可就得受一頓皮肉之苦。

    在關乎自己的利益面前,事情該怎么做,他還是明白的。

    “穩住別慌,瞅瞅你那個熊樣,這件事我自有辦法!

    賈開陽看著甲如三慫慫的樣子就想開罵,不過隨后他忍住了,當下還是辦正事要緊。

    “真的嗎?賈族兄真的有辦法?”

    甲如三明顯不相信,不過他也沒有多說什么,接下來只是看著賈開陽的操作。

    只見賈開陽拿出了一枚通訊符,向著甲如三說道

    “這枚通訊符是族里發給我的,目的就是為了及時把情況向族里匯報!

    “賈族兄,所以你的想法就是我們先向族里隱瞞情況,然后再趁機向龜木動手!

    甲如山一臉恍如大悟,一副自己早已看穿的表情。

    “當然不是啦,蠢貨!

    賈開陽真的已經氣不下去了,自己怎么會收了一個這么蠢的小弟?

    呼!

    賈開陽深呼了一口氣,隨后帶著一副我眼前是一個智障的眼神解釋道:

    “我們向族里隱瞞情況,你覺得能瞞得住嗎?這龜木一只活蹦亂爬的烏龜在學院里晃悠,你認為能瞞得過族里的眼線?你太天真了,甲魚一族在學院之中的甲魚,又不是只有你和我兩只!

    “賈族兄,那該怎么辦?”甲如三有些慌了神。

    確實如此,賈開陽說的很有道理,龜木的這件事根本瞞不了。

    “如實上報!

    賈開陽語出驚妖。

    “如實上報?”

    甲如三懷疑自己的耳朵。

    “對,面對族里,我們必須實話實說!

    “你瘋了吧!”

    甲如三驚了,甚至就連對賈開陽說話,也不再使用了尊稱。

    “嗯!”

    賈開陽語氣一冷道“甲如三,注意你說話的態度,看清楚你在跟誰說話!

    (⊙o⊙)

    “賈族兄,對不起,族弟一時糊涂!

    甲如三聽到賈開陽的質問,隨后也立刻反應過來,剛剛自己的語氣確實不對。

    “算了,這次就原諒你了。若有下次,必不輕饒!

    “是是是,賈族兄教訓得是,族弟保證下次學不會再犯!

    看到賈開陽面色不悅,甲如三立刻知趣地轉移話題。

    “賈族兄,你剛剛說的如實上報是什么情況?族弟的腦袋愚笨,族兄能否給族弟講解一番,好讓族弟長長見識!

    長見識?

    我信你個鬼。

    你怕是想讓我說出來,讓你安心罷了。

    賈開陽一看甲如三,立刻就知道這貨真正的意思。

    當下,賈開陽也不藏著掖著。

    畢竟這一次,也是展現自己智謀的好機會。

    “如三族弟,你可知這一次我為什么要如實上報!辟Z開陽問道。

    “族弟不知!奔兹缛龘u搖頭。

    “我可跟你說,這里面有大學問。如實上報的好處有二!

    “真的嗎?”

    甲如三來了興趣,如實上報竟然還有好處?

    這話我咋不信呢?

    “當然是真的!這其一,我們如實上報了,最多只會受到一頓罵。而如果我們隱瞞不報,選擇自己去對付龜木。我想,我們多半的情況會被揍一頓!

    咽了一下口水,賈開陽看向甲如山,又繼續問道:

    “如三族弟,對于挨一頓罵,身上不會掉一塊肉,和挨一頓打,幾個月下不來床。你會選擇哪樣?”

    “挨罵,果斷選擇挨罵!奔兹缛Z氣堅決果斷。

    要他挨一頓打,幾個月下不來床,這是萬萬不可能選擇的。

    “這不就結了!

    賈開陽微微一笑,表示甲如三的選擇和自己不謀而合。

    “哦!原來這就是其中的一道好處!

    甲如三又恍然大悟,表示自己懂了。

    “賈族兄,那第二個好處是什么?”

    甲如三一臉迫不及待的問道,他很想知道答案。

    “其二,咱們如實上報。族里對龜木的情況就有了大致的了解,然后他們會根據情況,派出族里的強大妖修去對付龜木,做到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賈開陽將第二個好處細細道來,神色淡然。

    “一箭雙雕,完美!

    聽完賈開陽的敘述,甲如三對自己的這個族兄表示佩服。

    同樣都是甲魚,瞧瞧這個腦子,難怪他是大哥,自己是小弟。

    滴

    賈開陽將事情如實上報了之后,族里很快就有了回訊。

    賈開陽和甲如三看了一眼,隨即哈哈大笑,臉色變得輕松。

    訊息之中,果然如賈開陽預料的那個樣子。

    族里先是對于他們沒有辦好事情,進行口頭上批評了幾句,沒有什么實質性的懲罰。

    隨后又對他們進行了表揚,表揚他們沒有貪功冒進,反而將龜木的情況實時的傳了上來。

    同時,訊息上還表示,族里正在對龜木的事情進行新一輪的調整和應對。

    吩咐他們近段時間不要明目張膽的對付龜木,暗地里使一些小手段即可。

    “搞定!

    賈開陽臉上掛滿了笑容,自己這一次果然又猜對了。

    隨后,他又看向了甲如三,道:“如三,去給學生會的族兄族弟們通個信,讓他們在某些事情上給龜木使上一些小伴腳,務必做到公平合理!

    甲如三一怔,隨即一臉恍然“族兄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了!我一定讓他們公平公正的對待龜木!

    “甲如三,希望你這一次不要再讓我失望。若是這點小事都搞砸了,到時候你自己去族里請罪!

    “族兄放心。這一次我一定不會大意,一定不會失手!

    甲如三已經冒冷汗了,去族里請罪,不死也得脫層皮。

    “最好是這樣,我期待看到你的成果。行了,你走吧!

    賈開陽實在不想看到甲如三憨憨的樣子,跟他在一起,有時候會拉低自己的智商。

    “族弟告辭!”

    甲如三慢慢退出了賈開陽的宿舍。

    一離開宿舍,他就朝著學生會游去。

    對于賈開陽吩咐的事,他絲毫不敢耽擱。

    ……

    另一邊,女學員宿舍區。

    林清雪正向自己的族姐,同時也是她的學姐林茴香,說著自已在秘境之中的遭遇。

    “茴香姐,你是不知道那只烏龜有多可惡,氣死我了!”

    一想到龜木,林清雪就恨得牙癢癢。

    當然,對于龜木偷看她洗澡的這件事,林清雪可沒對林茴香說。

    “清雪,你說的這只烏龜到底是什么來頭?”

    林清雪小嘴一努,道:“能有什么來頭,不過是一支來自鄉鎮學院的烏龜而已!

    哪一次鄉鎮學院的烏龜?

    林茴香一聽,就有些好奇了。區區一只鄉鎮學院的烏龜,是怎么惹到自家族妹的?

    “清雪,他把你怎么了?以至于你生如此大的氣?”林茴香問道。

    “他他……”

    林清雪一時之間說不出口。

    這叫她怎么說?說出去不得被笑死?

    林清雪臉色一紅,道:“反正他就很可惡!

    “哦?是嗎?”

    林茴香略微的思考了一下,突然看著林清雪開口道:“清雪,你不會是喜歡上他了吧?”

    我喜歡那只烏龜!

    林清雪猶如五雷轟頂,一下子就愣住了。

    “不,茴香姐,絕不可能!我絕對不可能喜歡那只烏龜,我們倆種族差那么多,你說怎么可能嘛!

    反應過來之后,林清雪連連否認。

    “怎么不可能?你看我一提到龜木,你就支支吾吾的,問你發生什么事,你又不說。這不是喜歡是什么?”

    !

    這是喜歡嗎?

    我這明明是不好意思說好不好?

    如果你洗澡被看光了,你會說出去?

    林清雪突然有些后悔和自家的族姐聊天,她的腦回路實在是有點大。

    難道她的腦子里除了戀愛,就什么也沒有了嗎?

    真想扒開她的魚頭,好好看看里面到底裝了什么?

    自己明明的本意是想表達對龜木的恨,她是怎么理解成喜歡的?

    不行,自己得做點什么,千萬不能被茴香姐誤會。

    當下,林清雪立刻解釋道:“茴香姐,它可是一只烏龜,你在想什么哈?”

    “烏龜?烏龜怎么啦?妖族的法律有規定一條白鯧魚不可以喜歡烏龜的嗎?”

    “沒有吧!

    林茴香自問自答。顯然,她已經認定了自家族妹喜歡上一只烏龜的事實。

    林清雪:“……”

    看到自家族妹不說話,林茴香以為她已經默認了。

    “族妹,我可跟你說。遇到喜歡的學員就要去追,種族不同不要緊。只要到了元嬰期化形之后,你所擔心的問題都可以解決!

    “……”

    我擔心的問題?我擔心啥問題?

    等等,自己似乎被繞進去了。

    我根本就不喜歡龜木了喂。

    自家的族姐越說越不靠譜,林清雪一個不留神,差點就進入了她的邏輯圈。

    “清雪族妹,俗話說:男追女隔層山,女追男隔層紗。只要你用心,就算那只烏龜是直的,我相信你也能夠把它掰回來!

    林茴香一邊說,還一邊打量著林清雪。

    瞧瞧,瞧瞧。

    自家的族妹是多么的完美。

    論背景,自家爺爺是學院分神期的長老。

    論天賦,妖齡十七就已經是筑基五重,未來分神可期。

    論身材,整條魚身從頭到下,沒有任何一絲多余的贅肉。

    論樣貌,自己的這條族妹,渾身上下并無一點雜色,肌膚純白如雪。

    這樣一條完美的白鯧魚,放在族群里可是眾多年輕白鯧魚追捧的對象。

    ngyizhiwuguikaishibianqiang0

    。
一波中特莫语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