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怪物樂園 > 第496章 抱歉,我還略懂一點瞳術
    有位哲人曾經說過,不要隔三差五地去踩貓尾巴,因為貓會恨你。

    林煌已經不記得自己踩了多少次宇文斌的尾巴了,不過通過宇文斌他確定了一件事實——尾巴這東西踩多了,貓不僅會恨你,還有可能會喪失理智。

    不得不說,圣徒的洗腦雖然保證了成員的絕對忠誠和狂熱,卻也帶來了強烈的后遺癥。但凡與真神有關的事情,都能讓他們喪失理智,陷入瘋狂。

    真神對圣徒的人來說,就是至高無上的存在,甚至連他的名諱,圣徒都不會去提及,只以真神代指,因為這對他們來說是忌諱。

    而侮辱真神,對圣徒來說,是最大的罪惡。

    圣徒的第一條教義就是:侮辱真神者,殺無赦!

    這條教義也被深深印刻在每一位圣徒成員的腦子里,成為他們的逆鱗。

    林煌正是抓住了這一點故意大開嘲諷,每一次都猛戳對方的G點,讓對方對自己“欲罷不能”。

    正常情況下,不管發生什么,宇文斌這種老江湖肯定會以捕捉祭品為首要任務。

    但林煌的嘲諷的目標卻讓他無法無視,侮辱真神給圣徒帶來的羞辱感比他們將自己的老婆捉奸在床而且還發現床上不止一個男人的時候更強烈數百倍不止。

    至于捕捉祭品的任務,早就被宇文斌遠遠拋到了腦后,他現在腦子里就只有一個瘋狂的念頭,就是把眼前的這名少年殺掉,撕碎!讓他從這個世界徹底消失!

    因為他的存在,就是對真神的不敬!

    黑暗屏障之外,黑色霧氣依舊在涌動,那水汽蒸騰般的嘶嘶聲也一直沒有間斷。

    傲立于半空之中的宇文斌,眼瞳之中血絲遍布,貓臉面具之下,面容顯得格外的猙獰。

    此刻的他,正雙手緊握手中的超品寶具,命能瘋狂催入其中。

    寶具之上,秘紋仿佛被點燃一般快速亮起,并且從他雙手緊握的把柄位置,開始快速朝著槍尖延伸而去。

    看到這一幕,林煌面色也稍稍凝重了起來,“這家伙對超品寶具進行了二段激活……”

    所謂二段激活,是超品寶具特有的一種能力,能夠與使用者的命能完成高度的契合,和命能同步運作,根據使用者的需要產生與命能同樣的形態變化。

    這種激活,一般都需要使用者依據寶具的特性來開發特定的招式,以此來將寶具本身具備的特性優勢發揮到最大,要不然就意義不大。

    對方現在進行這種二段激活,接下來的招式必定是大殺招。

    “會是什么樣的招式呢?”林煌警惕的同時也隱隱有所期待。

    宇文斌的雙手之中,長槍上的亮起的秘紋很快從槍柄延伸到了槍尖。整桿長槍之上,所有秘紋全數亮起,仿佛一根發著光的節能燈管,但更要亮無數倍。

    “神槍!”宇文斌嘴中兩字輕聲吐出。

    下一瞬間,長槍之上,原本刺目的白芒仿佛要爆炸一般變得越發刺眼了,幾乎只是一個眨眼的工夫那白光的亮度就抵達了極限,堪比正午時分當空的太陽,讓人無法直視。

    就在這時,那“太陽”陡然一黯,一道白芒以恐怖的速度朝著林煌激射而出,甚至隱隱在虛空之中蕩起白色的電弧。

    以林煌的目力,甚至都無法捕捉到對方這一次攻擊的軌跡,幾乎在三百米領域感應到攻擊的同時,那一道白芒就已經撞擊在了黑暗屏障之上。

    下一瞬間,林煌臉色劇變,身形連忙閃躲。

    就在他剛剛有所動作的同時,只是稍稍受到阻礙的那一道白芒就直接穿透了黑暗屏障,從林煌左側的腰腹擦身而過,然后又釘穿了林煌身后的黑暗屏障。

    林煌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左側腰腹位置,雖然沒有被直接擊中,卻還是被剛剛那一道白芒帶起的罡風擦傷了皮肉。

    他立即警惕地看向了宇文斌,這才發現宇文斌的手里,還握著長槍的槍柄,只是長槍的槍尖已經射穿了自己的黑暗屏障。剛剛的那一道攻擊根本就不是從槍尖射出的一道白芒,而是他手中的那桿長槍本身。

    他這一招,似乎是將槍身與命能結合之后,不斷拉伸長槍長度的同時,也在對長度進行著壓縮,壓縮到一定極限之后,然后直接彈射出來。這也是為什么之前那白芒仿佛要爆炸般快速變亮,然后又在攻擊爆發的瞬間突然黯淡下去。

    “這一招的威力還真的有點嚇人啊,差點就被干掉了……”林煌目光落在了槍身穿透黑暗屏障的開孔位置,他知道對方這一招的威力已經遠遠超過了自己的最強一擊,要不然根本就不可能打破黑暗屏障。

    被穿透之后的黑暗屏障,開始快速碎裂,原本的黑霧也開始尋隙而入,快速朝著林煌涌來。

    林煌一個閃身,身形出現在了數百米開外。

    但他剛一現身,黑霧就從身周自動生成,朝著他的身體包裹過來。

    林煌接連閃爍了數次,都無法擺脫黑霧的糾纏,這東西簡直就是跗骨之蛆,不管他出現在哪里,黑霧幾乎都能在同時自動生成,如影隨形。

    嘗試了幾次之后,林煌目光突然落在了宇文斌的身上。

    他手中的長槍已經快速收回,目光冷冽地朝著自己看來。

    “你躲到哪里都沒用的,月殺就像是影子,根本無法逃脫。至于你那個烏龜殼的防御手段,月殺這一招雖然沒有辦法突破,但只要你用出來,對我來說就是一個不會動的靶子,我的神槍可以一次次穿透過去!

    宇文斌覺得林煌已經沒有翻盤的機會了。

    “你覺得你穩操勝券了?我可不這么認為!绷只瓦@一次干脆沒有在意黑霧的縈繞,只是以命能催動防御寶具,然后極速朝著宇文斌撲擊而去。

    “拼著受創襲擊我的本體?真是愚蠢!”宇文斌臉上露出了嘲諷的笑容。

    林煌沒有理會他的嘲諷,身形快速靠近過來。

    宇文斌臉上閃過一抹冷冽的殺意,手中微微有些暗淡的長槍突然再次亮起,林煌身形高高躍起,手中的長刀已經璀璨到了極致,仿佛想要爭搶這最后的一秒。

    宇文斌卻咧嘴露出了冷酷笑容,“去死吧,小鬼!”

    下一瞬間,手中長槍以不亞于剛才那一擊的速度飆射而出,璀璨的白芒就在林煌長刀揮出的那個剎那,洞穿了林煌的頭顱。

    林煌的身形緩緩墜落地面。

    看著下方頭顱爆裂的尸體,宇文斌唇角微揚,“小鬼就是小鬼,還想跟我玩拼命。這一戰,終究還是我笑道了最后!

    “噢?你確定嗎?”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從宇文斌的身后響起。

    他想要扭頭,卻發現無能為力,因為他看到了一具無頭的身體,穿著黑袍,脖頸位置仿佛噴泉般在往外噴血。

    而那具身體的背后,一名少年正手握戰刀沖著自己咧嘴露出了牙齒,刀身之上,還有一攤血漬……

    下一瞬間,他的視線陡然黑了下去。

    “抱歉,我忘了告訴你,我還略懂一點瞳術!笨上Я只妥詈蟮倪@句話,宇文斌已經聽不到了。

    ~~~~~~

    【這兩天家里事情比較多,更新時間可能有點不穩定……】
一波中特莫语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