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怪物樂園 > 第747章 兇手出現了
    見所有人都進了大廈,風原又點了一根雪茄,緩步走到了大廈門前的臺階處,往上扯了扯風衣下擺,沉默地坐在了臺階上。雪茄的煙霧吞吐了數次,他這才扭頭看向了不遠處一身西裝的藍洛。

    “等這個案子結束了,你申請調到第二區吧,領導那邊我去說,審核通過問題應該不大!

    “老大,這案子本來就是咱倆一起接的,出什么事咱倆也應該一起承擔。我才不稀得去第二區,你去哪兒,我就跟著去哪兒!彼{洛直接拒絕了風原的好意。

    “老子要去結婚生小孩,你跟我結?你特么有生小孩的功能嗎?”風原笑罵道。

    見藍洛不敢搭話了,他又深深吸了一口雪茄,半晌才緩緩將這一口煙霧噴吐出來,“死的那個不是其他人,是李金彪。這個案子我擔著就行了,沒必要再拖個人下水。我再過幾年就退休了,你還年輕。你要是真講義氣,就聽我的,不要淌這趟渾水。去第二區混個名堂出來,以后我老了還能有個蹭飯蹭酒的地方!

    “老大……”

    “行了,別墨跡了,這件事就這么定了。你要敢辭職,我就真的翻臉了,以后見面別怪我當不認識你!憋L原盯著這個跟了自己近二十年的老搭檔,滿臉認真道。

    藍洛似乎還想再說些什么,但就在這時,兩人的帝心戒突然同時震動起來。

    通訊頁面彈出來之后,兩人面前的投影是同一個人。

    “領導!”藍洛立馬站得筆直。

    投影里穿著短袖格子襯衫的那個中年男人,是兩人的頂頭上司。

    風原則不慌不忙地按滅了手里的雪茄,這才緩緩站起身來,沒等投影開口,便搶先道,“這件事情我一個人擔著就行,藍洛……”

    投影的短襯男子瞥了一眼風原,直接開口打斷了他,“死的那個不是李金彪,只是他的一個替身!

    兩人聽了都是一愣,片刻過后回過神來,都大松了一口氣。

    “不過這件事情還不算完。死的雖然只是一個替身,李金彪卻大為光火,他覺得兇手是沖著他本尊來的。幾分鐘前他聯系了第三區的聯盟政府總部,現在總部那邊給我施加壓力了。三天之內,必須找到真正的兇手,要不然你倆就等著領失業救濟金吧!”短襯男子那原本就看不出悲喜的臉此刻看上去更加嚴肅了,他目光掃過兩人,對兩人進行了一番沉默的審視之后,這才關掉了視頻通話。

    看著短襯男子的投影消失,風原立馬又掏出了一根雪茄,“沒想到竟然是個好消息,李金彪那家伙沒死!

    “我怎么沒覺得是好消息?老大你是不是聽漏了一句,領導說三天之內解決不了這個案子,咱倆都得失業啊!彼{洛依舊滿臉苦色。

    “你覺得他會為了一個替身開除我倆?”風原笑道。

    “應該不會吧!彼{洛雖然給出了這個答案,語氣卻不是很肯定。

    “行了,我回家睡覺了。明天見!”風原站起身來,頭也不回地擺了擺手,然后雙手插回風衣口袋,幾步就邁入傳送門里消失不見。

    “又留下一堆爛攤子!彼{洛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抬頭看向了身前這座燈火通明的辰星大廈。

    ……

    辰星大廈186樓,一號房間里燈火通明。

    三百多平米的客廳,在五十多人的聚集下顯得有些擁擠,不過大部分人在客廳只停留了片刻就朝著臥室涌去。

    客廳里有兩具尸體,兩名身材健碩的死者都穿著黑色西裝,一人倒在沙發上,另外一人倒在酒柜旁邊的地面上。很明顯,這兩人的身份是保鏢。

    等人群散去,林煌這才上前查看了一番,兩名死者的尸體都已經烏黑,顯然是沾染了什么劇毒。

    在不確定毒素種類的情況下,林煌也不敢貿然翻動尸體進行查看,維持現場是其次,萬一是什么可以直接鉆進毛孔的劇毒,自己可就要遭殃了。

    “能看出是什么毒素嗎?”林煌沖著血色傳音問道。

    “能在短時間內殺死九步長生境強者,有較大可能是帝宮境怪物體內的毒素提取物,但具體是什么,還是要檢測了才知道!毖闹R儲備比林煌更加海量,在林煌擔任獵武學院教師的那段時間,只要去圖書館就會將它也放出來。它的閱讀速度是林煌的數倍不止,幾乎整個獵武學院的所有藏書內容都被它記了下來,其中也包含各種毒素運用的知識!安贿^為了安全起見,我們還是等法醫的尸檢報告吧!

    “從兩人身處的位置來看,毒性應該發作得很快,兩人甚至沒有多少掙扎的痕跡,死者附近的沙發、茶幾、酒柜都完好無損。這毒素有點恐怖啊!睆氖w上找不到更多的信息,林煌將視線投向了其他地方,很快從周邊的細節里得到了這種推斷結果。

    “在我已知的范圍內,能做到這一點,并且導致類似死亡狀態的帝宮境怪物毒素就有十一種。這還只是原始提取的毒素,沒算多種原始毒素合成的復合毒素!睙o法得到更多的有用信息,血色對這兩具尸體實在提不起更多的興趣,“現在沒有辦法確定這兩具尸體的毒素傳染性,單憑肉眼觀察也看不出什么名堂,還是去臥室看看主要受害者吧!

    林煌點了點頭,沒有再多做逗留,也轉身朝著人群擁擠的主臥走去。

    主臥里,已經有少數人在觀察完畢之后退了出來,即便如此,還是顯得極度擁擠。

    林煌好不容易才從人群里擠到了尸體的旁邊,終于看到了這一具“新鮮出爐”的尸體。

    “有點慘啊!边@是林煌看到尸體之后腦子里產生的第一個念頭,即便他這兩天看了不少尸體,還是給出了這種評價。

    這具身材有些肥碩的尸體幾乎已經不成人形,渾身上下全是被利器洞穿的洞口,洞口數量至少有上百個,差不多都是成人眼球大小,全部都貫穿了尸體的血肉,一絲不掛的尸體看上去就像是一個人形的蜂窩。

    “致命傷是洞穿兩只眼球的攻擊,直接從眼球穿入,從后腦腦骨穿透而出,一瞬間將受害者的大腦絞成了打碎的豆腐腦!毖诹只偷男淇谥型瓿闪擞^察之后,傳音回來。

    “如果是同一個兇手的話,這家伙的殺人手段也太多了點。每次都使用不一樣的手段,是為了炫技嗎?”林煌低聲嘀咕了一句。

    “李金彪”的尸體旁,已經先后有數人使用了探測類手段,林煌見狀心中也突然一動!斑@家伙死了還不到半個小時,我記得有一個連環符文,可以還原一定時間內的畫面!

    “你說的是鏡像回溯吧,你能回溯多久?”血色也想起來有這么一套巫術符文,使用條件很苛刻。符文的發動必須在事件的發生地,必須在事件發生24小時之內使用,而且能量強度不同的人,能回溯的時間長短也不同。

    “我試過一次,回溯半個小時問題不大,如果盡全力的話,應該能到一個小時!

    “那還是我來吧,我差不多能回溯三個小時!毖⒉皇窃陟乓裁,“我們精通巫道的事情,越少的人知道越好。畢竟巫道與浮空大陸有關,容易被聯盟政府和其他勢力盯上。等其他人離開了,我們再進行鏡像回溯!

    觀察完尸體,大部分調查者都陸陸續續離開。

    到一點多,一身西裝的藍洛帶著幾名穿著防護服的工作人員進門的時候,現場只剩下七八名調查者了。

    “各位,我們要收尸了!彼{洛目光掃過林煌一行人一眼,也沒有驅趕,只是沖著工作人員點了點頭。

    幾名穿著防護服的工作人員取出了裹尸袋,開始將尸體陸續裝入其中。

    其他調查者見狀,也不打算繼續逗留了,很快作鳥獸散。

    “我得回去睡覺了,你不走嗎?”夏侯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你先回去吧,我再看一會!绷只脱b模作樣地站在臥室里盯著床墊,依舊不肯離開。

    藍洛有些詫異地看了他一眼,卻也沒想太多,只簡單警告了一句“不要破壞現場!本透鴰酌ぷ魅藛T離開。

    “估計用不了幾分鐘,剛剛那個家伙就會回來保護現場,我們必須盡快了!彼妥吡朔块g里其他人,并且在寄生種子監控下看著大家離開,血色這才跟林煌回到剛才的臥室里。

    不同于林煌的巫道之書,血色的巫道之書是有些艷麗的紫色,翻開之后,血色很快將命能注入其中,施展出了鏡像回溯的連環符文。

    一個個符文在半空之中亮起,最終全數崩散,化作一個快速倒放的畫面。

    血色很快捕捉到了一個多小時之前,林煌最想看到的這個畫面。

    畫面里,一只身體呈流體狀態的半透明怪物從窗口鉆了進來,繞到沙發后,在第一名保鏢脖子后噴吐出一縷淡到幾乎無法察覺的白霧,那白霧順著保鏢呼吸的口鼻鉆入其中。在吸入白霧之后,他整個人仿佛呆滯了,但這種呆滯只持續了三秒不到他的皮膚就開始從上到下變得一片烏黑,最終無聲無息的死去,整個過程還不到十秒。

    緊接著,那只半透明怪物又悄無聲息地出現在第二名保鏢身后,又是一縷白霧從后頸吹出。第二名保鏢也很快倒地不起。

    之后,半透明怪物緩緩飄蕩著進了臥室,呈球狀漂浮在了已經睡著的“李金彪”上空,之后它那球狀的身體形態開始快速改變,只是短短幾秒鐘就從原本的球態變成了人形,看上去幾乎和李金彪沒什么區別。

    完成了形態變化,這只怪物緩緩張嘴伸出了一根成人小臂粗細的舌頭,那柔軟的舌頭延伸到了一米開外,像是一條毒蛇探出了自己的上半身,懸在了距離“李金彪”那肥碩臉部不到十公分的地方。

    突然間,那根舌頭分岔成了兩半,如箭矢般瞬間穿透了“李金彪”緊閉的眼眶。

    在殺死“李金彪”之后,那只怪物發出一聲古怪的叫聲,然后身體形態再次發生變化,不斷長出觸手般的利刺,穿透了“李金彪”的尸體……

    看完完整的作案過程,林煌眉頭緊鎖地在腦子里搜索著這只怪物的資料,卻一無所獲,“血色,知道這只怪物的種類嗎?”

    “不知道,我看過的怪物圖鑒里沒有這種東西!毖趾V定道,“不過基本上可以確定,這東西擁有超智能力和擬態能力!

    “在看到回溯畫面之前,我一直都以為兇手是個人類,沒想到是個怪物!绷只蛽u頭苦笑,“同時擁有超智和擬態,而且攻擊手段層出不窮,想要獵殺它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的確,我們現在就已經遇到了第一個難點——怎么找到它!”
一波中特莫语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