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怪物樂園 > 第1138章 你的攻擊很讓人失望啊
    巴斯比的目的并不在于殺掉林煌,而在于活捉。

    身為母皇的近身蟲衛,他很清楚終極精英的孕育,材料必須是。

    雖然母皇也可以以各種尸體孕育蟲族后裔。但相比于孕育,保留的記憶和傳承就相當有限了,也不太可能孕育出終極精英。

    在巴斯比看來,林煌無疑是整個砂礫世界最頂級的孕育材料。

    即便被林煌道破了身份,他心中頗為驚怒,卻也沒想過殺掉林煌。反正只需要將他活捉回去,讓母皇孕育完成,這些秘密自然不會再泄露出去。

    他這一擊出手,看似迅捷狠辣,實則極有分寸,只是為了擒住林煌。

    一爪朝著林煌籠罩而下,隔著數米的距離,就將林煌的身形徹底鎖定,讓他絲毫動彈不得,仿佛整片空間都被禁錮。

    要知道,林煌現在雖然戰力只是十步長生境,但一身實力可是堪比紫金帝宮的。即便如此,他依舊在對方面前沒有絲毫反抗之力。

    帝宮境和虛神境之間的差距宛若一條不可逾越的天塹。

    巴斯比五指箕張,隔空鎖定林煌的身形之后,一只巨手隔空探出,朝著林煌擒抓而去。

    就在這時,虛空中一道黃芒掃蕩而來,只一瞬便與巴斯比的巨手撞擊在了一起。

    只一擊,巨手瞬間轟然炸裂。

    巴斯比眼瞳微微一縮,連忙收手,身形爆退到數公里開外。

    目光略顯忌憚地看向了林煌身前不遠處的那只怪物。

    那只看上去像是劍齒虎的怪物還長著大象般的長鼻子,是自己從未見過的物種。

    更讓巴斯比驚詫的是,對方的戰力和自己處于同一水準,都是八轉虛神境。

    “以長生境駕馭虛神境的御獸就已經是聞所未聞的事情了,這小鬼竟然能駕馭八轉虛神境的怪物!”巴斯比朝著林煌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他顯然沒有辨認出來夢貘只是一只神俑戰魂,還以為是林煌的召喚獸。

    不過看到了夢貘,他也終于知道,為什么自己之前派的兩名紫金帝宮會被林煌瞬間秒殺了。林煌手里有這樣一只八轉虛神境的召喚獸,別說紫金帝宮了,就算把弱一點的虛神送來也一樣秒殺。

    一擊失手,巴斯比沒有立即發動第二波襲擊,而是開始認真仔細地打量起自己的對手來。

    “從他的塊頭和生理結構來看,應該是個近戰好手。從身體的線條來看,應該屬于速度流的近戰,而且很有可能爆發力也很驚人……”

    不得不說,人對事物的第一印象通常都帶有極大的主觀意愿,并不一定真的準確。正如現在,夢貘的體型,流線型的身材和鋒銳的利爪,顯然讓巴斯比產生了奇妙的誤會。

    當然,他并不是第一個犯這種錯誤的人。

    誰讓并不擅長近身戰斗的夢貘,天生就長成這幅模樣呢。

    一番分析過后,巴斯比很快改變了戰斗的思路。

    “如果真的要與這種速度流的近戰怪物正面對戰,我討不到太多好處。即便能贏,恐怕也是慘勝,損耗肯定極大。我的目標是林邪,根本沒必要非得解決掉這只召喚獸……”

    一念及此,他很快在腦子里制定出了一套新的戰斗策略。

    新戰斗策略在腦子里成型的瞬間,巴斯比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就執行了自己的計劃。

    他雙臂遠遠隔空朝著林煌和夢貘的方向探出,下一秒,兩只手臂陡然變成了墨黑色的液態。那液體看上去宛若瀝青般粘稠,卻隱隱泛著金屬光澤,并且劇烈的翻滾和沸騰起來。

    林煌和夢貘遠遠觀望著著詭異的一幕,看著黑色液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巴斯比身前快速凝聚成兩座小型炮臺。

    那兩座炮臺高差不多都有兩米左右,像是兩座小型塔狀物,指向林煌和夢貘的那一面,伸出了上千個大小粗細不一的炮筒。這數百個炮筒唯一的相同點可能就是顏色都是黑色。

    夢貘并沒有出手打斷這個過程,而林煌更是饒有興趣地看著這種變化的完成。

    “這個應該是蟲族的能力了,倒是挺有趣的,就是不知道威力怎么樣!

    林煌這番呢喃低語剛剛落下,兩座炮臺陡然亮起了金色的火光。

    無數閃爍的火光瞬間照亮了整片天穹。

    大小不一,密密麻麻的黑色子彈如暴雨般傾盆而出,朝著林煌和夢貘所在的方向瓢潑而來。

    那數千個大小不一的炮筒,每一個射出的子彈速度和彈道軌跡都不相同,威力也各不一樣。

    那一顆顆子彈附帶的屬性也各不相同。有的速度快到極致,瞬息而至;有的呈螺旋狀,穿透性極強;有的細如鋼針,讓人肉眼難以捕捉;有的能像炮彈般炸裂,發出核爆般的威能……

    林煌和夢貘的身形,很快被無盡的炮火淹沒了進去。

    巴斯比依舊保持著持續的輸出,他并不擔心林煌會身死,因為自己的這一波攻擊雖然密集,但攻擊強度并不算大。只要夢貘給林煌套一個神能防護罩,就不難防御下來,但這種防御對夢貘的損耗會非常巨大。

    消耗對方體內的神能,也是巴斯比發動這一波襲擊的主要目的之一。除了這個目的之外,他施展這一波攻擊,也是為了逼迫夢貘使用近身戰之外的其他手段。

    炮火的輸出足足持續了十余分鐘,夢貘和林煌的身形早就被炮火激起的煙塵遮蓋。

    巴斯比雖看不清煙塵之內到底是什么樣的情景,但他的領域能感應到,夢貘和林煌都在原地沒有挪移過腳步。

    巴斯比眉頭微皺,他不太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從子彈傳來的觸感,他能很清楚地感知到自己的攻擊并沒有落空。

    但夢貘除了在原地保持著防御的姿態,始終沒有任何動靜,這讓他有些疑惑不解。

    “這家伙為什么不主動出擊?打斷我的輸出?他要同時保護自己和林邪兩個人,神能消耗速度至少是我的兩倍甚至更多。主動出擊雖然短時間內消耗會加劇,但從長遠來看肯定是消耗更小的。還是說,他是故意這樣做,是想要耗到我主動放棄輸出。在我放棄輸出的那個剎那,再對我發動致命的一擊……”

    巴斯比腦中轉過各種念頭,都想不明白對方到底打的什么算盤。

    但就在這時,密集炮火的覆蓋下,一道年輕的聲音從煙塵中滌蕩而出。

    “你是叫巴斯比吧?我本來還期待著你這一招有什么后續變化,結果十分鐘過去了,攻擊模式還是老樣子,真的有點讓人失望啊……”
一波中特莫语论坛